·诗歌· 怀念军旅

稿定设计导出-20200722-043530.jpg

上世纪70年代军旅生活图片选登(源于网络)


如短笛

怀念和歌唱竹林

似雨丝

拥抱和亲吻江海

繁华都市

撑起的一伞伞绿荫

斑斓人海

漂出的一件件青衣

都会撞开心扉

唤起我

葱绿的思念

思念北国群山

思念群山环抱的军营

思念军营中

那片雄风浩荡的森林

 

我刚从森林中走出

满身的松脂味

依然那样浓烈

那样芳馨

那片森林里

植下我

苍翠欲滴的青春年华啊

 

那个年代的   

渴求陽光

渴求雨露

渴求生长

渴求思想

渴求浓烈

渴求燃烧

渴求绿荫

渴求森林

于是

我肩起

父辈传下的纤索

告别南国都市

告别亲情泪光

怀揣梦想

背起行囊

走向太行群山

走向风雪边关

走向朔方营盘

扑进军旅

扑进那片蓊郁的森林

把迷离和失重

把荒芜和荒诞

甩在身后

踢给逝去的昨天

当我走进森林时

我的枝头

刚刚绽出一鞭染霜的

鹅黄

 

在贝叶经上

在菩提树下

面对洒满香水的绢花

面对故弄风姿的盆景

无法读懂森林

当在森林战阵中

接受了风雨的篆刻

和雷电的雕塑

让岁月  在树心

深深镌刻下

一圈圈年轮

方才真正理解

森林的艰辛  

和树木生长的痛苦

方才真正理解

在世人眼中  森林

会那样深邃和神秘

会有那样多

令人神往的神话

会有那样多

动人心魄  催人泪下的乐章

方才真正理解

还在森林和走出森林的

树木

会有栋梁的价值

和真男人的风釆

会有宁折不弯的脊梁

和在铁砧上砸出火星的

性格

稿定设计导出-20200726-181528.jpg 


群山

裸露出脊梁

练兵场

裸露着胸膛

伏天流火

曝日

在训练场

烙得痛苦翻滚

隆冬飞雪

寒风

象咆哮的疯牛

在营帐中横冲直闯

初春的雨

象刀剑在脸上切割

盛夏的雷

如冲床在头顶砸夯

力与力  拉锯抗衡

残酷与残酷  拼杀较量

花卉躲避  草芥匍匐

树木  别无选择

死死钉在

大地划定的哨位上

树木的生命

在抗争中

顽强生长

 

也曾渴盼憩息

期待日头

疲惫地躺靠西山

搖落一头汗珠

溅出满天星辰

让晚风

抖落我枝叶的尘土

我也企盼潜伏

象小草  蛰伏树下

享受伪装帽的柳眉

一缕缕

遊移挑逗的庇护

欣赏枪剌尖

蜻蜓轻盈的舞蹈

聆听帽徽上

蜜蜂深情的歌唱

也曾

也曾叹息中突发奇想

——哦

大地  群山 军营  练兵场

我多想

多想脱件浸满汗渍的军装

覆盖你

裸露的胸膛

 

森林绿色家族中

那些长眠大地的栋梁

和正立地顶天的栋梁

严肃地告诉我

——舒缓的小夜曲

不是生命凝重的主旋律

失去主旋律

生命

会如藤萝萎缩枯黄

防护林的使命

是狙天外沙尘

降服四海浊浪

守护疆土完璧

守护故园和祥

让身后广袤的国土上

有悠长的鸽哨

和鸽哨牵引出的彩霞

有摇怒放的花枝

和花枝摇出的月光

别让雨的冷泪

濡湿婴儿的蜜梦

别让风的唿哨

搅乱情侣的呓语

花草有灵  树木有情

阳关外 戈壁中

沙柳胡杨列成阵

挥臂迎送丝路客

驼驮春风走天涯

边塞外  海岛上

枣丛挑起边关月

椰梢捧出出浴日

森林的一生

注定要为脚下土地献身

——不在悲烈搏杀中

壮美倒下

便在漫长坚守中

凝固风化

于是  我和伙伴们

有了焦灼的预备

等候冲刺的发令枪

有了凝重的坚守

等候未知的暴风雨

在焦灼和凝重中

我听见

生命年轮“咔咔”咬合旋转

生命竹节"吱吱"拔节延伸

1595364897230759.jpg

 

千万次

雷鸣电闪的切割

烈日炎阳的淬火

千万次

冰封雪冻的冷却

暴风骤雨的洗礼

大浪淘沙 物竞天择

大自然 不青睐脆弱

蒲公英  风信子

随风而逝  灰飞烟灭

于是

细嫩的进化得坚韧

娇柔的进化得挺拨

森林  造就出

一道道坚实的防风长城

一块块顽强的绿色战阵

我们

头顶松果球帽徽

手持青锋长剑

待命出征

风卷残雪

是我们金戈铁马的蹄尘

惊涛拍岸

是我们万木怒啸的进击

预备队中的我

披挂松鱗铠甲

抖擞松针披风

焦急的渴盼

渴盼一场惨烈的厮杀

渴盼是烈火

一次次烧红眼球

 

渴盼中 姗姗走来

一个沉甸甸的金秋

是树木 总要离开山林

如儿女  总要离开父母

我抖落一身霜露

我抖擞两肩松针

眷恋地拂落

松果球帽徽

拂落一段生命历程的逗号

缓缓地坠落

如落叶 打看旋

坠出一串伤情的旋涡

叶片上的朝露

闪烁着男子汉的泪光

我和伙伴们

挥泪別森林

开始了

生命的第二次远征

走向大步流星的都市

走向爬坡上坎的山乡

走向经络如织的平川

走向飞鸟罕至的莾原

走向天涯海角的处女地

走向浩瀚无垠的戈壁滩

我用脊恋的目光追寻

追寻旧日伙伴的身影

——汹涌河道上

拖着长长木排

艰难摆动的

木橹

——北国油田中

被雨雪磨得锃亮

负重挺立  顶天立地的

井架

——南方小河边

"吱吱呀呀"  日夜旋转的

水车

——乘长风破万里浪

昂首天外 衣衫猎猎的

桅杆

——背负沉重使命

拉直长长纤索

一路跋涉向天涯的

枕木

——共和国大厦

高速崛起中的

脚手架

…… ……

从森林走出的树木

遍布广袤的国土

从南方走来的

榕树和木棉

从北国走来的

白桦和白杨

从高原走来的

冷杉和雪松

从戈壁走来的

沙柳和胡杨

纵然相逢不相识

只须

只须提起森林之母

便有了

共同的永恒的绿色话题

顷刻间

点燃秦月汉关的豪情

贲张箭定天山的宏愿

共憧勒石燕然的梦想

合弦大江东去的乐章

盼望着

春风杨柳万千条

万木霜天红爛熳

 

当我走进森林时

我的枝头

还挂着染霜的鹅黄

当我走出森里时

我已是

虬根如剑  躯干如铁

我在森林种植青春

收获一生豪情

我在森林嫁接梦想

完成一次生命雕塑

成熟的金秋

我不艳羡 果树

那压弯枝条的

眩目勋章

和一片附丽的喝彩

芳菲四月天

我不追逐   花卉

炫耀绚丽的裙裾

和蜂蝶的谄媚

森林教会我沉稳和沉默

我将负载

森林的叮咛   

大地的嘱托

默默前行  脚步

象木夯一样

青春无悔  军旅无憾

我不悔憾

沒长成栋梁

不能高高挺立作支柱

就匍匐前行做枕木

不能昂首挺胸作桅樯

就埋头苦干做双桨

只要脊梁直

何愁无用场

森林

我的母亲之林

我坚实的躯干

我正直的脊梁

我不凋的青春

我蓬勃的生命

都是森林给予的

我将永不忘怀  森林的

师传之泽  再造之恩

无论今生征程有多远

我被松脂味

熏透骨髓的躯体

我被叶绿素

渗透血液的生命

使我永远不会改变

我的森林族属

我将永远铬记

每棵树木的曲直

都关系森林的形象

假如  有一天我轰然倒下

倒在河床

我是一座桥梁

倒在边陲

我是一道屏障

深埋地底

我是地火  喷发岩浆

化骨为硅

也能从硅化木中

听到一腔碧血

"哗哗"流淌

化作沃土

也要繁衍新树

竖起森林之子的

绿色方尖碑

 

挥臂道别  森林

我的母亲之林

你植根大地的神经

是否感受到    

我的脚音

那每一个铿锵的音符

都是我对森林的呼唤

——军旅

——军旅

——军旅

——森林

——森林

——森林……

1987.8.1.草于成都陕西街本次整理略有删节

稿定设计导出-20200722-043440.jpg 

作者曾经英武的戎装照

 

作者:潘成根,成都市人,1970年到红光电子管厂当工人,19731月参军,1979年毕业于石家庄陆军学院,1986年转业到四川某省直机关工作至退休。1980年前后在《解放军文艺》、《西南军事文学》、《河北文学》、河北电视台、河北电台等处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数篇。其长诗《永远十八岁》1985年获北京军区诗歌创作第二名。河北电台于1982年前后曾配乐朗诵播发潘成根散文《太行翠柏》,组诗《战士和大地》《五一颂歌》,长诗《蓝天畅想曲》、《长城咏叹曲》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