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地图”武汉绘

人物名片:

龚健雅(吴江龙摄影)g.jpg

   龚健雅,1957年4月生,江西人。他是国际上最早提出面向对象GIS数据模型的学者之一,他还率先提出了新一代面向对象GIS思想。其核心内容是矢量栅格一体化数据结构,面向对象数据模型以及图形、DEM和影像三库一体化的空间数据管理方法,形成了比较完整的面向对象集成化GIS理论与技术体系。正是由于在该领域的突出贡献,他获得了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颁发的首届Dolezal奖。2000年,他被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选为国际“邦联数据库与互操作”工作组主席,组织协调各国学者在空间数据集成邦联空间数据库与互操作方面的研究。2004年,又被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选为“多时相空间数据处理与变化检测”工作组主席。他出版专著9部,发表学术论文200多篇,主持或参与完成国家科研项目30余项。2011年12月9日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天地图”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最近,国际国内一些专家学者,来到武汉大学考察,亲身体验了天地图,并由衷称赞提供核心技术支撑的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你们真厉害!”
       是谁绘出了中国的“天地图”?他就是2011年12月9日新晋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龚健雅和他所带的团队。

 

龚健雅g.jpg

两伯乐相一千里马

       1983年至1987年间,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来了一个插班生,他就是华东地质学院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的龚健雅。
他在跟随两个本科班学习的同时,还怀着对专业的极大热情,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的知识,修完了研究生的主要课程。他兴趣广泛,课余时间还参与了两个科研项目的角逐,分别获得了学校和湖北省的奖励。
       他的突出才华引起了素有伯乐之称的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仁的关注。李德仁院士了解到,龚健雅1982年以特别优异的成绩本科毕业于华东地质学院,并留校任教,主讲航测。期间成果显著,由他主持的“桩点法航测数字成图”项目获原核工业部二等奖。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德仁院士碰到了龚健雅,李德仁院士就问龚健雅想不想到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工作。
       龚健雅当时显得底气不足,因为他认为自己连硕士都没有读,哪有资格到武测工作呢?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后,想不到李德仁院士却十分爽快地说:“那你就考博士吧!”受到李德仁院士的启发,龚健雅回到华东地质学院后,准备了几个月的时间,一考竟然“鲤鱼跃龙门—— 一跳而过”。
       但是,面试的时候,他却差点被挡在“录取门槛”之外。我国摄影测量与遥感学科奠基人、素以治学严谨著称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王之卓教授(1909.12—2002.5)认为一个连硕士学位都没有,而且又是一个从二三流学院转来的助教,实在需要慎重对待。
       为此,王之卓教授给每一个了解龚健雅的人写信,仔细地询问了龚健雅各个方面的情况,在得到“这个青年才俊不错”的肯定回答之后,才对龚健雅进行了面试。
       据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参与面试的教授回忆,当时进行面试的时候,院里几乎所有的教授都参加了,其中还提出了一些较为尖锐的学术问题。龚健雅学识渊博,应对自如。面试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龚健雅赢得了所有参与面试教授的认可。最终,他成为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王之卓教授和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仁教授的博士生。龚健雅也是1988年航摄系招进的唯一的一名博士研究生,两位导师指导他研究的课题是地理信息系统方向,即GIS。

 

测绘遥感信息工程重点实验室g.jpg

导师要他回国“踢足球”

       1988年,当龚健雅成为王之卓与李德仁两位院士的博士生之时,正值国际上地理信息系统迅猛发展之际,一大批国外软件广泛渗透到我国市场。此时的我国,在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方面,不仅基础研究落后,而且缺少商品化的软件。两位导师都深感开发优秀国产GIS软件迫在眉睫。于是,他们把这一重担压在了龚健雅的身上。
       地理信息系统是一种基于计算机的工具,它可以对在地球上存在的东西和发生的事件进行成图和分析。在广泛的公众和个人事业单位中解释事件、预测结果、规划战略方面都具有实用价值。GIS技术目前已经被用于完成某些任务,如为计划调查提供信息,帮助解决领土争端,以最小化视觉干扰为原则设置路标等。
       限于当时国内研究条件的限制,在怎样发挥龚健雅这方面的天赋、充分发挥他的才华方面,两位导师都在积极想办法。后来,李德仁院士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碰到了著名的GIS专家、丹麦技术大学Jacobif教授,这位教授一口答应了联合培养龚健雅的要求。
1989年9月,龚健雅离开祖国,进入丹麦技术大学摄影测量所进修。他十分珍惜这次出国学习的机会,在丹麦的一年期间,龚健雅埋头研究到了入迷的程度,饿了就用方便面充饥,困了经常是和衣而卧,醒来又投入到研究之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的拼搏,龚健雅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他所提交的《面向对象GIS数据模型》论文,被选为欧洲第一届GIS学术讨论会报告论文,引起了专家的极大兴趣,并被澳大利亚的《摄影测量和大地测量学报》转载了全文。
鉴于龚健雅的研究成果,丹麦农业部盛情邀请他到那里工作,并许以高薪和极好的研究条件;国际一些研究机构也向龚健雅伸出了橄榄枝,有些开出的条件甚至比丹麦农业部还优惠。
       这时,龚健雅接到了导师李德仁教授的来信。李德仁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你看世界杯足球赛,各国球员都要回国为自己的国家踢球,你也回国‘踢球’吧!”
       龚健雅遵照导师的教导,怀着对祖国母亲的深深依恋之情,先后婉拒了国外研究机构的邀请和丹麦农业部的挽留,毅然决然地回国“踢球”了!

 

女儿质疑他怎么还没走

       在女儿的眼里,父亲是一个不顾家的人,因为龚健雅一年365天,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都在实验室、或者是往返世界各地进行学术交流。即使有时在家,也是匆匆回来,又匆匆离去。更谈不上陪家人和孩子逛逛商店或游览一下公园。
       有一次,龚健雅由于要梳理一下研究方向,足不出户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这时女儿就问他怎么还没走?这一句话提醒了龚健雅,他内心涌起一阵愧疚,确实他对家人亏欠的太多了。因此,他主动提出星期天与家人一道去街上转转。然而,还没走出家门,他的灵感又来了,马上转身进了书房,开始了新的研究,他再一次让女儿和家人失望。
       正是因为龚健雅的执著与拼搏,所以,他在GIS领域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1992年龚健雅博士毕业,他就挑起了重担,主持了国家“九五”攻关项目:面向对象GIS软件研究。同年,他拿出了系统原型,并取名为吉奥之星(Ge0star)。
       这一成果的曙光初露时,高速发展的广西北海市就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他们想利用这个软件建立该市的土地信息系统。
这让龚健雅既感到高兴,又感到着急。高兴的是,这一刚刚看得见的项目,就让国人注意到了,说明这个软件的未来前景将十分可观。着急的是,北海市给的时间很短,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也就是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实用系统来,可见任务之重。龚健雅后来回忆说,在北海的那段日子,是他们最累的时候。他们十多个人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先将设备买来,安装后还要加数据,然后全部做完。如果不能定期演示,他们的项目就泡汤了。因此,他们不分昼夜地干,实在累了就轮流睡一下觉。
       他们成功了,数据演示的那天,赢得了北海市有关方面的认可和称赞。
       这一系统,在1998年全国GIS软件测评中,受到专家的一致好评:技术最新,进步最快。2000年全国GIS软件测评,吉奥之星的技术得分位居第一位。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主席Trinder教授评价,吉奥之星是国际上面向对象GIS的先导。
       之后,龚健雅以吉奥之星为核心技术主持了全国目前最大的GIS工程——全国1:5万空间数据库设计,以及广东、山西、北京、天津、重庆、广州等十多个省市基础地理信息系统数据库的设计,建立了30多个GIS大型应用工程,产生了3亿多元的经济效益,省级基础地理信息系统工程获国家测绘科技进步一等奖。
       而今,这个由我国自主研发的GIS基础软件,被称为中国的“天地图”,也就是温总理来武汉考察后给予高度评价的中国“天地图”。它不仅可以与谷歌地球媲美,而且在不断发展中已经走向与国外软件竞争的地位。
       中国的“天地图”从2010年发布至今,其访问量已经超过1亿多人次。谈及未来,龚健雅说:“我们当前正在进行软件升级,要比现在的谷歌地球再往前走一步,在地面数据的基础上,加上地下和室内数据,届时从天上到地下,从室外到室内都可以在网上浏览。”龚健雅相信,至少在中国境内,天地图可以超越谷歌地球。他表示,“地理数据将来会交由各地自行维护,第一时间更新变化,这是国外做不到的。”

 

新晋院士之后的淡定

       2011年12月9日,龚健雅新晋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喜讯传来,龚健雅并没有表示多大的喜悦之情,而是十分淡定地说,“中国的地理信息产业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的加入,今天,我虽然当选为院士,但当选后,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会有太多的变化,我仍然会是一个致力于科研的学者。”
龚健雅认为,当今科技发展,需要科学家的合作与共同奋斗,才能攻克科技难关。他说,现在已不是单凭个人智慧能取得很大成就的时代了,应当这样提:“小成绩靠个人,大成绩靠团体”。
       在带团队方面,龚健雅深有体会。“十五”期间,他领导全国十多个单位、50多名科研人员,开展国家863重点项目“空间信息标准和共享服务关键技术”的研究,是大家的努力,终于研制出了空间信息共享平台GeoSurf和十多个空间信息共享的国家标准;他曾作为国家973项目的首席科学家,领导国内外十多个研究院所的100多名教授,研究“对地观测数据—空间信息—地学知识转化机理”,同时又作为国家863“地球观测与导航”领域专家组专家,参与规划和组织协调我国地球观测与导航领域的科技发展,如果没有大家共同攻关,也难取得一定的成就。
       龚健雅表示,当选院士之后,他将更加注重团队精神,调动全体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为国家地理信息系统做出更大的贡献。在他新晋院士之前的2011年11月20日-21日,在中科院举行的一次前沿科学与技术论坛中,在他和其他同志的组织下,请到了除地学部以外的信息领域和物理领域等院士一起探讨有关我国发射重力卫星及SAR卫星的相关技术研究及探讨,会上传递出的地理信息产业如此迅猛发展的信息,让他感到吃惊,因此,他觉得自己的责任更加重大,他今后更多的是应该做好国家相关政策及项目实施的咨询工作,带领团队更好地去推动新的政策及科研成果的实施,同时更好地组织各个领域的院士去探讨一些科技前沿的问题。
       他将至始至终把自己看成一个老师,他说,带学生、给学生上课于他来讲,永远是第一位的,他还将和以往一样,在带好研究生的同时,还要常常抽空给本科生做讲座。
       他编著的《地理信息系统基础》等专著虽然成了许多学校的首选教科书,与其他院士合作讲授的《测绘学概论》成了武汉大学的王牌公选课,但他表示,他还将不遗余力继续在理论方面博采众长,力争写出更多更好的著作,传薪播火,为丰富我国的地理信息理论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