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流动的历史 鲜活的哲学

——读《巴河记忆》宛若枕流入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16-120710.jpg


不是所有的岁月都成为过去,不是所有的河水都从心中流过。发源于巍魏大别山南麓的鄂东巴河,是一条始终激荡着生命力的河流,是一条充满着神奇的河流。临岸读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独特记忆,一代风流一代歌。

月白风清之秋夜,秋意已然渐浓,翻读张卫生先生主编的《巴河记忆》(上下两卷),遂有着浓郁的收获和回望的意味,由此,特别感知到张公卫生对故乡巴河的赤子情怀和深情眷顾;更钦敬他对发掘、传承、保护、弘扬黄冈巴河文化的倾情投入和使命担当。厚重丰隆、洋洋大观的上下两册《巴河记忆》,诚如诗人、知名学者吳洪激先生所赞:可喻为鄂东巴河流域的“百科全书”。主编张卫生先生苦心孤诣,劳心劳力,亲力亲为倾情倾财,总揽其成,刊行于市,厥功至伟,可敬可贺!可圈可点。我等方得“读《巴河记忆》,览鄂东风流”。

 

巴河,是一部奔涌流动的历史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16-120305.jpg


巴河,是一部奔涌流动的历史,从古代流向未来。据《巴河记忆》所载史料称:“公元前22世纪,尧舜之世,神禹导山导水,至于大别,疏浚九江。”此流域历史悠久,至公元47年,汉建武二十三年,南郡民反被镇压,迁移巴蛮人7000至鄂东,开发五水(西阳河、举水、倒水、兰溪、蕲水、)。其首领居罗田天堂薄刀峰,西阳河其时改名为巴河。此流域民俗文化,呈现出迁黄巴人、赣民与土著相互融合、交互影响的民俗文化支序特色。巴河流域的先民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共同创造和形成了巴河流域灿烂的人文历史。巴河流日夜,明月照古今。历经朝代更迭、岁月沉淀,魏晋之后,巴河流域渐成人文繁盛之地。

张公卫生,在其名篇《巴河赋》文首曰:“巍巍大别,群峰起舞,倚天凌云,郁郁苍苍,藏秀色之灵气,承玉露之祥光。滔滔巴河,悠悠激情,斩岩穿壑,入滚滚长江。”寻根探源,巴河孕自大别山麓,哺乳鄂东,滋养着生民骨骼。“万物得水而生,人类得水而繁衍”。巴河流域,乃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翻读煌煌大著《巴河记忆》,更深切地体认到,巴河流域,是一方有着厚重历史的地方,我益发知晓自己的浅陋和苍白。纵览《巴河记忆》,举凡八章24节,累计百余万字及数百幅图片,涵涉了历史、经济、文化、社会各领域,融入了史学、哲学、社会学、民俗学、文学、教育学等学科知识。册页浩繁,内容广博,堪为黄冈巴河流域存史、资治、育人。作为自然意义的巴河,其形成历史既远且久,似难确凿溯及。作为人文意义的巴河流域历史文化,已是上下几千年,纵横数千里,其涵盖和影响的范围广泛,其生生不息、传承久远的生命力非常强韧。我们每个人无不是岁月河流中的一簇浪花,在历史长河中,也许仅是一个字词的呼吸,然而,禅哲或许认为正是因为无数来来往往的人,河流才经久不息地奔涌流动。

人,是靠希望而活着的。人,也是活在记忆中。《巴河记忆》中奔涌流动着的是巴河流域的先民和来者生存发展、开拓奋斗的历史激浪。放眼巴河,鉴往知今,作为巴河流域的人们,应知这条母亲河之恩,当知她的人文历史和现状,明其各类资源和利用价值。因势利导,善加保护。愿青山常绿,巴河长流。

 

巴河,是一曲沉雄激越的浩歌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16-120305.jpg

一条河就是大地的一条脉络,河连接着大地的心脏,大地永远蓬勃着生命的活力。翻读《巴河记忆》,令人感叹,真可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黄州,山水清远土风厚善。其民寡求而不争,其土静而文朴而不陋。虽间巷小民,知尊爱贤者。”( 苏轼 《 书 韩魏 公诗后 》) 巴河流域民风是鄂东民风的重要组织部分其特质诚如当代知名学者余彦文先生所概述的那样,其一,沉毅果决勇敢;其二,急公好义团结互助;其三,谨朴厚善淳庞俭约;其四,殷勤好客注重礼仪。这些民风民气的特质,既赖岁月积淀、人文环境养成,更须赖先贤率先示范、力行实践、传承教化。

谁是巴河濯缨的第一个少年?谁是巴河浣衣第一个少女?若有也只是传说,无从考证,但《巴河记忆》中收录或指渉的巴河流域名人真可谓繁星闪烁,他们的名字如钻石般璀璨夺目,照亮着幽深的历史隧道,也照亮着前路。鲁迅先生说,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就有为民请命的人。这些已在巴河流域所诞生成长的先贤先哲先烈、名士名流名人、将军志士学者、大师巨匠专家身上都得到了具体生动应证。巴河润泽两岸万物,两岸土地盛开古今传说。这是一方需要英雄,也产生英雄的土地,这是一方重文尚武、崇德厚善的沃土。据王楚平《黄冈历代进士考略》载,自隋唐开科取士以来,黄州府有文武进士944人,其中巴河流域(6县市区)即有632人。由此可见一斑。近现代和当代名人名士名流,更不胜枚举。他们都是脊梁,是仰止的高山,是黄冈巴河流域的骄傲和荣光。他们的事迹和卓越贡献有益于民族、国家、社会、民众,他们以其实践,和着巴河浪涛节律,唱响了一曲又一曲沉雄激越、昂扬奋进的人生浩歌,并深深地感染和振奋着一代又一代的黄冈巴河人去追求卓越,实现人生价值。

张公卫生,自号“草根巴人”,我揣度其意,既是他真诚的自谦,亦显其彻悟的自信。仅此一端,他还确乎体现其巴河人的秉性特质。这让我常想起巴河流经的土地上,生长的秀禾、饱满的稻谷,想起巴河堤畔顽强延伸生长的草根。这或许是巴河芸芸众生的一种意象?认识张公卫生有年,知其真乃奇人、奇事、奇文。他的人生经历异常丰富,历经三业(农业、窑业、建筑业),当过生产队长、村委会主任、陶器厂长、建筑队长、董事长、学会主席。仅小学毕业的他,立志自学,发愤读书,顽强拼搏,艰苦创业,终破茧而出成就了他卓越人生,由一个普通农民而成为成功的建筑企业家,由一个小学毕业生而成为驰誉文苑的作家,真乃奇人,殊为不易!张公卫生所创作的《赤壁吟赋》《巴河赋》《东坡赤壁赋》《遗爱湖景观赋》等,皆堪称精品力作。我每每阅读,深为膺服。他还出版《草根诗萃》《草根文集》等,领衔创立了黄冈巴河文化学会和银环诗社,创办了期刊报纸《巴河文苑》《银河诗词》《巴水观澜》,以此为平台,团结和激励一批有心有志有才诸君,创造性地开展一系列文化研究活动、创作并推出一大批优秀文化艺术作品,成果丰硕,影响深远。所有这些,在荆楚乃至全国的河、湖文化发展研究领域中,可谓是高擎旗帜、衔枚疾进、独领风骚。张公卫生的不凡人生路、就是一曲自强不息的生命浩歌。“莫道桑榆睌,为霞尚满天”。巴河流逝的只是凡尘岁月,流不走的才是生命的深刻。

 

巴河,是一种具象鲜活的哲学

0b1f840a00b144ffa036906d59e13d32_th.jpeg


诗人聂迪写过“……今天,我重新打开这条河流/诗篇中河流,藏着鱼和沙的河流/它是否淹没了我过往的岁月/…多年后,比如晚年时光/我蓦然回首:一条河流/究竟是怎样把我从那里带到这里”。所有的河流,似乎都是哲人,启人思悟。譬如儒家祖宗孔子,也曾“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临岸读河,他老人家一定喟叹甚多。大江山河都还在,熬去了多少争名逐利人。

展卷遐想,作为情系桑梓、深爱故乡的张公卫生为何如此殚精竭虑主编《巴河记忆》,主旨何在?意欲何为?或许这些,都已在该书的序、前言和后记中陈述得很明白晓畅,但我想说的是,一言以蔽之,《巴河记忆》的主旨就是提醒你我:不要忘了来时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向何处去?从某种意义上说,编纂《巴河记忆》的创举本身,也是对人类古老命题的别样深切叩问。然而,尘世中人们疾疾奔忙,是否关心这些问题?因为,不是所有的彼岸皆可抵达,也不是所有的眼睛都瞩目远方。

翻读《巴河记忆》,奔涌流动的巴河如同具象的哲学,给我以启示,促我以思考。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无根之木,非枯即朽,何谈绿树成荫;环山之水,必有其源。无源即无流,无流妄言成河。巴河聚天地灵气,汇百溪成河。呈波澜壮阔,奏一川浩歌。巴河如斯,人,企业,团队,社会莫不如斯。抚弹一河秋水碧,慨叹巴河千秋史。“古今往事千帆去,风月秋怀一篴知”。临岸读河,人们或许对岁月,对人生,对名与实、生与死,对存在与虚无,对索取与奉献等,亦皆有所思有所悟。

《论语·雍也篇》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若反其道而思之,则山水亦孕育哲人。这种思考与解读,绝非是笔者的“离经叛道”。因老夫子的这段传世名言,在“别裁者们”看来,则认为:说“智者乐水”是喜欢水,“仁者乐山”是喜欢山,完全属望文生义。而是:仁慈的人,多半是深厚的,宁静如山;而智慧的人,则大都豁达随性,和善若水。而我喜欢这种“别裁”的解读。因这种解构,恰若喻指张卫生其人。

张公自谓“草根”,其实不虚。就是使用贵州的射电望远镜,你也难在他的身上找到“金枝玉叶”成分;但又不实,因为,你会从其立身、立业、立言中,无处不折射着炫目的金玉辉煌。其人如斯,吾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得道如此,夫复何言?

岁月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历史无法割断,抽刀断水水更流。巴河亘古弥新,历经世间沧桑,但巴河两岸,巴河流域的人文特质、历史蕴涵依然显示其蓬勃旺盛的生命力,这是我们的精神脐带,不可断裂,不可或忘。巴河人仍需要从中汲取营养,从而形成奋力开启新篇的巨大力量。流动是巴河的存在,叙事从不重复。人也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置身新时代,必须适应新趋势,应有新思考、新作为,开启新征程,创造新业绩,以无愧于这方热土,这母亲河,这个时代。

临岸读河,巴河亘古弥新;

枕流入梦,巴河星光闪烁。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16-120603.jpg 

作者巴河边留影


作者简介:张国齐(非土著武汉人),少时耕读乡村,曾执戟从戎十余载,淬浴过南疆战火,解甲寓汉后,转历多处,供职之余,好读书而不知春秋大义,爱涂鸦却无上品佳作。滚滚红尘中,悠悠长河里,偶有感兴,于是感则缀以成文,兴则歌以咏志。集诗《河畔歌吟》一册,以供方家一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