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歌· 板车放映队的快乐时光

我是个电影迷,儿时在农村生活,没有什么文娱活动,看电影就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只要一听说哪里晚上放电影,我就异常兴奋,匆忙吃过晚饭,邀约一群小伙伴跋山涉水去赶场。1976年我高中毕业,由于有一点书画特长,会刻画幻灯片,便被聘为黄冈县上巴河公社电影放映员。我喜出望外,这既可圆我的电影梦,几乎天天能看电影,又可免除田间劳作之苦。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09-091407.jpg


我的师傅、放映队队长舒仕林,皮肤白皙,浓眉大眼,头发略带卷曲,典型的一个帅哥。加之他待人真诚,为人随和,深受乡亲们的喜爱。那时全公社共有十四个大队,实行巡回放映。放映地点一般设在大队部门前小广场,或稻场,或小学操场。傍晚,只要银幕一挂起来,放映场地就热闹非凡。大人们争先恐后的搬来长凳、椅子甚至竹床,抢占最佳位置,孩子们则欢聚在一起追逐嬉戏。晚饭过后,操场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发电机响起后,放映员就开始调试放映机,几个调皮的小孩兴奋地嚷嚷着伸出小手在放映机前的光束里晃来晃去,惹得大队干部一顿训斥。舒师傅教会我电影放映操作流程后,就背着手在附近转悠,逗逗小孩。影片放映前,有时要加映新闻纪录片,或农业科技片、幻灯宣传片。这时,大队党支部书记或大队长就会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作“指示”,提要求。遇到性子急的小伙子会扯开噪子大声呵责:“紧嚼么事,莫耽误我们看电影啰”!话音刚落,就会引来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其实,那个年代电影故事片很少,主要放映“三战”(《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和“八个样板戏”等影片,后来,陆续有了《长空雄鹰》《金光大道》《闪闪的红星》《春苗》《海霞》等故事片,但不管什么影片,乡亲们总是看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不管是酷暑严寒,还是刮风下雨,都会如痴如醉、坚持看完。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09-091511.jpg


放映过程中,我最担心的是卡胶片或烧胶片,每当此时,观众就会发出“哟嗬——!”的叹息声,舒队长立马就会冲过来,剪胶片,粘贴胶片,动作娴熟,一气呵成。一阵欢呼声后,电影继续放映。

那时放电影,条件艰苦,设备简陋。一辆板车上装着一台苏产54型老式放映机、一台发电机、一卷银幕、一串绳子、一箱工具、几盒影片,就是全部家当。从一个大队到另一个大队,巡回放映,都是放映队成员自己拉板车,所以,有人戏称我们放映队为板车放映队。有一次,我们推着板车去9大队浒家河口放电影,由于山路崎岖,不慎翻车,放映机被摔散了架,为了赶在晚上能让乡亲们看上电影,舒队长争分夺秒将放映机组装抢修成功,连晚饭也顾不上吃。当地干部群众深受感动。

巡回放映期间,我们吃的是“派饭”,乡亲们都会用美味佳肴款待。晚上电影散场了还要宵夜,那时称“过倒夜”,入座后,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肉丝鸡蛋面或鸡汤面马上摆在面前。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绝对是超级享受了。

1978年初,我应征入伍,舒队长送我一支钢笔和一个笔记本,勉励我做有志男儿,报效国家。我含泪惜别朝夕相处一年有余的舒队长和邵、祁两位师傅,满怀喜悦的步入了军营……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如今,板车放映队早已不复存在,露天电影院也已过时。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对电影的嗜好从未改变。闲暇之余,便会去豪华影院欣赏3D电影。夜深人静,年少时在板车放映队当电影放映员那段快乐时光常常在梦中萦绕。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09-091719.jp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易晓寒,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黄冈市黄州区作家协会原主席、巴河文化学会顾问、退休公务员。有部分散文、随笔、诗歌、报告文学等文艺作品散见于各级报刋、网络,曾获湖北省好新闻一等奖,论文获全国特等奖。主编了新闻作品集《浪花集》,已出版诗文集《爱是阳光》。个人简介已被录入巜鄂东当代人才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