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推介· 门前流淌着诗意的河流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14-182115.jpg

我老家门前,有一条名叫朱道士的河,夹岸两行垂柳。风景年年依旧,那河水也总是日夜向东流,且一去不回头。

说实在话,令我最反感的词汇是“物是人非”。然而,偏偏我们每个人面前都横亘着时间这条长河,它冷眼旁观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我们的生活在一天天的来去之间汇入时间的洪流里,无声无息,就像叶尖上的露珠汇入大江大河一样,悄然无痕。于是,我们曾经经历或正在拥有的一切,最终都将在时间的长河的冲刷之下,变得面目模糊。而在它潺潺而去的身影背后,往往伫立着最初的那个茫然不自知的我们。

唐代诗人崔护曾有首诗这样写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们不难体会诗中那一抹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的哀思:去年今日,花容幽婉的女子亭亭玉立于盛开的桃树下,桃花灼灼、绚烂如云霞,女子嫣然,花亦灿然;今年今日,故地重游,含羞面宠不知去向何处,唯有桃花依旧盛开在和煦的春风里。我曾料想,凡人大概都有过这样的人生体验,在偶然中邂逅了某个美好的人,或许不经意间经历了某件美好的事,当时,我们不曾留心,而当自己再去追求时,却很难复得。

比如我,虽然喜欢在一个地方长久地生活,却往往事与愿违。小时候,与父母在一起生活,本打定主意一辈子不挪窝,一辈子睡一张床,一辈子与父母朝夕相处。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最初是离家三十多里路读高中,非得在学校寄宿不可。然后是参加工作,直到成家立业,尤其是有了女儿后,才惊觉与父母同一屋檐下生活的美好日子已然渐行渐远,而且慢慢发现周围的许多东西没有想象中的耐存。退休后,想邀当年一同参加工作的同仁聚一聚,听说有的已逝多年。一个月前还碰了面的,也因疾病而憾离人世;年轻时,喜爱的军装,翻箱倒柜,就是找不着了;参加工作后用头几个月的结余工资买的一块上海牌手表,陪伴了我近四十年,突然在某日午休时走不动了。

稿定设计导出-20200614-182235.jpg

作者朋友河边留影


我认为,永世不变的人与事,都已几经变故,面目全非。而我们脚踩的道路、广袤的大地、矗立的山峦、奔腾的河流,仍静静地住在我们的记忆中的某个地方,抹不去、刮不走、忘不掉,任我们年岁增长,它们一直都在那里。因此,我们常常会在儿时嬉戏过的地方,怀念某个散落天涯的朋友;在某个徘徊过的路口,回想起一段青葱美好的岁月…… 想完之后,又忽然意识到,已是多少年的陈谷子烂芝麻。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藏着一道时间的清流,裹挟着我们美好的光阴缓缓而去,好似一个出手敏捷的神偷,令人防不胜防。但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个鲜活的当下,就成了我们实实在在紧握的财富。当谁还在和我们一样幸福地回忆着多少年前的故事时,但愿不是在感时伤怀,怨怼今昔,而是在将过去的一切,连同那完整的生命,用心珍藏。

故乡门前的朱道士河,裹挟着我们向前奔走,它以一去不回头的姿态坦然呈现着万物有时的自然规律。流水匆匆,光阴荏苒。人生没有彩排,我们必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活好当下,这正是故乡门前的朱道士河,给予我的宝贵启示。

1568324324843841.jp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程建明,曾任湖北省黄州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团风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黄冈市审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市供销合作社党组书记、主任,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市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预算委员会主任委员,2018年1月退休。现任黄冈市诗词学会、东坡赤壁诗社常务副会(社)长。著有《迹印》诗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