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游记《南洋寻根》连载· 一、香岛族根 3、胸怀包容

编者按:《南洋寻根》是作者早些年考察南洋时的所见所闻,这部五十多万字的游记散文立足于南洋,站在幽深历史文化的角度,对千百年来中华先祖在南洋的血根和历史文化在南洋的播撒,进行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将即行消失的非常宝贵的中华根脉文化,点点滴滴展示在读者的面前,读之,让人回溯,让人审视,让人深思,让人于九庙恫哭之外而砥砺奋起……

14、香港髙楼如林寸土寸金 (1).jpg 


12、香港古老的有轨叮叮车 (1).jpg


3、胸怀包容

 

(1)

在我眼里,香港真是一个世界上最为特殊的地方,那里不仅有各类的大型商场,丰富的环球美食,璀璨的夜生活,密集的旅游点,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天然的海滩,堂皇的庙宇,清幽的村落,多彩的旅游特色,而且,其最不可思意的,是那古老的经典与现代时尚奇怪的交融,它让人在倍觉新奇中,去领略这个庞大的华夏民族包容性。

我敢说,香港是世界上一个最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那小小的针尖之地,竟然包容了两种肤色、两种民族、两种制度、两种意识、两种文化时空跨越一百五十年的巨大冲撞!

这冲撞,以其生命的灵性,闪烁在错落的建筑群里,写满在如龙的车辆上,残存在川流的人群中,它如同夕照里的残阳,影现出现代的海市蜃楼,从那里飘飘渺渺地传来古老的歌。

想像一下吧,一个古老而庞大的民族,于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在渐次的衰微中,靠着遗传的血脉,精神的论语,无可奈何地沉浮在西方的长枪利炮烟雾里,在即将凝固与静止的演绎中,裂变出了文明的生存基因,形成出一个民族在极端条件下的包容性,这是什么?这是文化强大的生命力,是民族博大胸怀的包容力。

你看,这眼前:高耸如云的现代西式摩天大楼与低矮古老的华式粉壁飞檐;缓缓前进,带着长辫的古老有轨电车与风驰电掣,闪着现代光泽的流线型机车;豪华喷气的水翼游艇与朴实陈旧的小舢板;身着传统唐装的老者与穿着现代精美西服的青年;百多年前点燃,而现在每天还在维多利亚港上空鸣响的铜锣湾午炮,与英姿威武每天执行庄严五星红旗升旗仪式的护港部队;连绵苍翠的小山所渗透出的田园景色与魅力四射令人眼花缭乱的摩登大厦、青马长桥、国际机场等等,它们在相互交融着、渗透着、裂变着……

 

(2)

思相交,心自清,脉不同,武相逼,文演变,虽事事入眼,声声入耳,然经历了文明的冲撞与蜕变,无情的蹉跎岁月,使外来的,强力的,最终在本土中得到了包容与化解,这就是中华民族的胸襟与文明的强大!

望着眼前缓缓而过的大巴,车内安祥的乘客,他们舒适地靠在淡兰色披着白纱巾的沙发靠背上,享受着现代客车气垫的托举,——那是一股未来的时光流,在滚动中向我们奔涌而来。随后一路叮叮当当摇摆而至的有轨电车,车轮在两条浅浅的铁轨上滚动着,车厢上挂着传统的古铜灯饰,——让我们情不自禁地看到了那遥遥逝去远年的老上海,在我们惊奇的目光中缓缓而现,又随着轨迹的消失而渐渐淡去,仿佛着一个不期而遇的昔年旧梦……

在香港这个巴掌大的地方,周遭也有不少起起伏伏的小山,山上植被青翠欲滴,舒缓着一种返朴归真的田园气息。那近处,一幢幢竟比高低的现代大厦,几乎绝大部分是劈山填海而成,那变幻奇特闪亮迷彩的玻璃幕墙,张扬着一种现代超越,那建筑高密的程度,写满了这块立锥之地的空间压抑感。

现代是经,传统是纬,在这样一个地区里交织着,把古老而又顽强生存的基因,和现代而又志满意得的成功扭结在一起,于是,古老的和现代的互相包裹,内敛成了一个无限神秘的禅机……

面对着这样一个都市,感受一下吧,在那一条条拾级而上的古老条石路旁,一条最具现代感的滚坡电梯,缓缓地正朝着陡峭的山坡上滚动前行。滚梯上架设的半圆行玻璃雨棚,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堵镂空的龙墙,它逶迤起伏,长不见尾,回还了一个包容者的民族梦。不用说,这就是号称世界上最长的行人电梯—中环半山行人自动梯了。游人或拾级而上,沿条石路面攀登,感受着意志支撑的超越;或争先恐后地奔上电梯,陶醉在现代自动登高的快感之中。

把传统变成现代,让现代去包孕传统,香港,就是在这种抑制中张扬着,在张扬中裂变着,在裂变中形成着一个又一个的滚动包容,从而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不可企及的现代文明;让抑制去孕生着,让孕生去回归着,在回归中跃生出了一束又一束中华传统的闪亮光华!

这就如同着我们第二天的登临香港海拔544米最高峰的太平山顶一样,在这架建于公元1888年,后又经注入现代技术,坡度达45度,终归于古老的缆车里,冒着人好似要从座位上翻下来的“危险”,“扭曲”着窗外弯弯的地平线,在平添的紧张压抑里,一下子转换到一个舒爽的世界,来到山顶高大的现代赏景餐厅,在美食相伴的滋润中,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去鉴赏柔美逶迤的山景,去俯瞰建筑密集的市容,去捕捉一片片迷人的海浪鳞光。

在古老的舒缓里悄悄添加一点现代紧张,让灵性在渐次的拉伸中,闪烁出一块块辉煌的耀斑,那就像香港最著名的海洋公园一样,以太平洋珊瑚环礁为主题设计的人造海洋,处处体现了古老而又和谐的舒缓,那色彩缤纷的自由游弋,怪异得让人不可思议的热带鱼和四层环型廊道玻璃窗层层而下,将自然和人工又巧妙地交织在一起了。而站在地下徐徐前行的输送道上,透过明亮的玻璃隧道,看见成群的鲨鱼在头顶穿梭,又将古老的舒爽切换成现代的压抑紧张。

至于说那海豚齐刷刷地从蓝色的水底钻出,或顶球、或套圈、或翻滚、或乘其不备将驯练师拖入水中,又忙不迭地将其救上岸,做着令人搞笑的“人工呼吸”,那才是古老的驰和现代的张一种最至柔的逻辑交替。

 

(3)

于是,那古老与现代就萌生出了一个全新的逻辑,那最最古老和最最现代的,它可以孕生一个“新”。如风水文化计算机以及现代设计的一体它可是香港的拿手,体现在那太平山顶缆车、地标工程的选址、摩天大楼的朝向、重大活动的择吉、乃至于地名、人名等等诸多方面,它们几乎无不处处深藏着古老的玄机和现代的科学。

这种极其古怪的交融,有人迷信,有人业界和学界则多把它称为超现代的一种新型

迷信耶?科技耶?在这里,我们暂时不加深论,但那现实,却实实在在地摆着,即港地里,那一项项的知识前沿,一个个的社会精英,他们都在用现代的知识,现代的装备,去揉裹着那古老的风水,去希着现代的好运到来。不信,你且看看那随处一见的求签许愿,它们包含着多少现代成功人士的希求和信赖? 

那里是香港每年的最后一场无论什么的大型竞赛,它的进行却不是在马场,也不在球场或运动场,而是转到了香火鼎盛的黄大仙庙。那一天,无数的香港人,沐浴在袅袅的香烟里,他们在那里呐喊,在那里助威,把那最后一点精神,消耗在仙幻和人精的交融里,使那现代的竞赛精神,骨子里透出了那千载悠悠的人神文化。

还是在那个地方,其古老的包容,让那样的一个方寸,挤满了人气。那里的除夕不到晚上八点就有众多善信在仙庙外排队等候。他们在等什么?在等一年零时零分进入庙内,能上一个万分宝贵的“头柱香”。

那里面,似乎有过许许多多十分“确凿”的据说,即某某某“大哥大”,——那最最虔诚的善信,他第一个把香插入香炉“哇噻”!结果整整一年的大运

于是乎,这样一个“超现代”的港城,那样一个“超古老”的仙地,宝贵的一到,当那工作人员放下围绳,说时迟,那时快,现场如同决堤的大潮,只见所有的、穿着最为标新和时髦的善信老幼,他们不顾一切,蜂拥冲进大殿,求抢在前面,一偿心愿上得“头柱香”,新的“大哥大”

那古老的,它以它那强大的生命力,仍在包孕着现代的生灵,如那里沙田车公庙,竟年年集满了善信,那初二朝圣车公诞时日一到,蜂涌的善信则陆续赶来,他们要上香,他们要求签,他们要祈福,因为据说车公告诉他们流年的宝贵运程。

“嚓、嚓、嚓、嚓、嚓、嚓”,一阵齐刷刷的声音,那是签声,也是人声——那是人虔诚的心跳。几乎所有求签的人,那不管是穿名贵的西服的,还是着靓牌T衅的,以及绝美华裙的,他们统统皈依般地跪在地上,面朝上,一脸期待,期待着那极其难上签降临。那实际上还是一个古老的盼望,即来年事事顺利。他们出来的时候,也绝不轻易放弃,让那车公庙古老的风车飞快地转动一下如果放弃,据言之凿凿者说,那大运将会化为乌有……

传统,搅动着香港的普通个体这我们且不说了,但那香港政府官员或社会达,也风涌而趋,不得不让人思考那个中的玄机了。那样的一个时刻来临,他们都沐浴更衣,准时地驾驰着那光闪闪超现代的骄车,后面还跟着一个颇为庞大的车阵,他们竟是代表着求福的港人,去礼接着那个不可思议的什么公呢

的年初二,街头就涌现了一条车的长龙,他们统统闪着车的尾光,前赴后继,一辆接着一辆,那就是香港乡议局主席刘皇发,他着逾百的乡议局委员、乡事会主席,去那个什么庙,为香港的港岛着签。

据灵通人士说,他那满身为民请命的虔诚,为他求了第75号上。那签文为:“肆业求谋各有方,朝为田舍暮为皇;田可耕时书可读,自然利就有名扬。”解签师傅邝国成当时就指出,签文寓意香港凡事吉利,前景明朗,各行各业来年发展顺利,特别是地产业发展最为兴旺。另外,邝师傅亦指出,市民只需要努力工作,团结一致,定必得到回报。

 

(4) 

香港,还是那现代明星的天下,大凡明星的他们到得哪里,哪里就会涌起风的大潮。可是,那一个个红得发达,紫得耀眼的明星,却偏偏让那个古得如同进入了洪荒时代的“风水大师”们给遮避了光芒。你们看,那什么名震港岛的地煞,或者是声夺宇宙的天王,只要“风水大师”往那个地方一站,则天光地幻人影全消。

“风水大师”们,不仅掌管了香港的现代风水命理相理、家居风水、易经占卜、紫微斗数等等,教人如何生财、旺缘、升职加薪,如何布置屋中家具电器、风水摆设,而且还运程到赌博中赢钱、炒股里发飙,你说厉不厉害? 

不信吗?且看那港岛的地铁站、汽车壳、书报摊街上广告牌、报纸、杂志登,你就会一下子顿悟,啊,那形形色色的宣传色标,它说明,人生在世,哪里少得了那风水的运程?

传统,这强大的古老中华文化,它以它那顽强的生命力,穿透了一切现代的城障,以至造就了香港风头最劲的玄学界三大天王──苏民峰、麦玲玲及李丞责。说他最劲,你只看他们受欢迎的程度,就足可以媲美乐坛、影坛或体坛一线最为红紫的歌星、影星,最为闪耀的球星,它让这当代的时潮也黯然失色了。

还有那现代的大厦、商场和店铺,被那远山近水的田园消解;银行、舞会、霓虹灯,被那身着古老唐装的人流裹夹;骄车、房车、双层巴士,被那有轨、辫车所拥堵,它让现代繁华奔泄的香港,也产生了尴尬,人们不再是仅仅赞赏它的发达,欣赏它的超凡了。

去原始的海滩浴风,到归真的茶社清聊,来纯文的沙龙去俗,入万花的筒中观静,让传统的胸怀消化掉尘嚣,正是这样的需要,它让岛上那个现代的黄六郎成了走俏的市井漫画家,那个清瘦的董桥竟做起了清新优雅的随笔新梦,据说那董氏还被商业买断,受聘于一家报纸,年薪高达300万元港币呢。

还是传统,它扭转了时向,以至于让那些昔日的煽情打诨、性滥色泛、血腥暴力、扖糞洒尿、有风无影、无缘搞笑的所谓无厘头文化,也开始脱离了媚俗和缝纫车衣式的写作,甚至于如同倪匡似的流水线大工业化的搖笔,让沙化的文化再次回到古老母体温软的怀抱。

至于说,在那岁月的早茶中,品味着当代的人生,让那红豆冰、菠萝汁、丝袜奶、冻鸳鸯,伴着那鸡尾包、腿蛋包、蛋挞糕、纸包糕,吃喝出了一种文化的悠闲和雅致,以及在那灯红酒绿中,回还了一个华式的容纳和收束的迷梦,那才真正是香港这今包古、中包外文化的真谛所在。

香港,正是有了它那巨大的包容性,才在石屎森林中透出了绿意,在楼密路窄的逼仄里还原了野趣,从现代紧张上滑入了古老的舒缓。作为一个匆匆的旅人,在如此厚重的包容里转上一圈,恐怕不是拍几张照片,发一通感慨所能表达得了的。

1601639160874929.pn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刘锋,湖北省长江文化研究院院长,中国作家协会、社会科学协会、自然科学协会会员,已出版《北纬绿斑——长江流域的七彩名区》等专著20多部,上海交通大学和中国戏剧学院研究员与客座教授,在《人民日报》《中华散文》等30多家报刊发表历史文化散文250多万字,撰写和编导的多部故事片和专题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并主编出版了国家“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重点图书出版工程《中华长江文化大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