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坊· 《地球村》系列作品创作谈

秦天近照+.jpg

秦天近照

《地球村》系列作品,是用绘画形式将世界各国独特风貌特征,进行高度提炼和概括,表现世界逐渐大同,价值观、人文观取向一致的主题系列作品。

《地球村》系列作品,是当下互联网高度发展和新媒体日趋成熟,以及世界文化经济高度开放、中国“一带一路”发展思想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现代文明产物。

作者通过从各种路径传播的视频、影像、海量图片等的搜集整理、过滤甄选,选择识别度较高的素材,其中包括能代表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文化和风俗、独特的地形地貌、建筑、雕塑、国花、国鸟、国兽等元素,能代表一个国家和民族精神象征的元素,构成二维视觉图式,从而表现作品主题。观者通过《地球村》绘画载体了解世界,认识世界。

袋鼠.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因为画作主题命名为《地球村》,整个系列作品就要包含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和地区,才能达到代表性。世界上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此,我计划完成作品200多幅,作品规格为1.8MX1.5M,可见《地球村》作品系列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绘画工程,在目前世界绘画艺术领域中还未见先例。

2017年,我很荣幸的被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邀请,参加他们学校举办的“突破限制,挑战性工程与科学” Winter Enrichment Program活动,在此期间学校为我举办了《秦天书画作品展》,在我个展开幕式上,学校还安排我作了“传承、创新、发展—中国书画”的主题演讲,我的作品和演讲得到了大家的赞赏。本次活动受邀的还有各国和地区的科学家,少数艺术家等。

城堡.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在这次活动中我有幸结识了香港科技大学校长也是著名摄影师史维先生,他在这次活动中展出了一系列“鸟类与自然”主题的摄影大作,也让我受益匪浅。这次活动是我第一次出国与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外国朋友一起共进“艺术圣餐”,气氛十分融洽,感觉“人类一家亲”。没想到,就是这次偶然的异国艺术之旅,为我后来创作《地球村》作品系列埋下了“初心”。

回国后没多久,我被武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人才引进到该区,他们为我提供了宽大的画室。在一楼办公大厅的文化墙上,显示有50多家外资企业入驻该区的区位图,每天经过这里时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忽然有一天,“世界不再遥远,地球一个村”的创意跃然脑际,我的胸襟豁然开朗,我要用普通的色彩描绘特别的世界!

金字塔.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决策的深入发展,得到了世界各国的积极响应,中国经济文化正越来越多的影响着世界文明的发展进程。一粒源自中国的种子正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显然中国不仅仅是要让自已的国家强大起来,而且要与世界共繁荣。习主席说:“一带一路,扩大了朋友圈”。《地球村》主题作品创作能在这个大背景下诞生,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大像孔雀.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人类的生存条件离不开大自然,几千年来,人类的行为在影响着大自然,自然环境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破坏,目前的环境危机已经被全球人类所共识,地球村的意识也逐渐明朗。一座山一条河的污染和毁灭不再是个案,而是和整个地球的前景有着不可分割的辩证关系。因此,我想用作品表达这一理念,唤起大众对当下环境的忧虑与保护意识,树立共同保护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地球村观念”。我内心上也反对人类不尊崇自然规律,毫无节制的大都市扩张情结,尤其反感将这些破坏大自然生态平衡的人类行为贴上科学开发与现代文明建设的标签。

莲花.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一般而言,画家创作也是厚积薄发的结果,从画家自身的所见所闻,尤其是写生素材中,选择适合表现主题的素材、意象元素进行综合和归纳,多半要身临其境。我创作的《地球村》系列作品,在客观上不可能做到身临其境,必须打破传统定律,用新的思维方式,即;“互联网+”。这为我选材渠道的合理和可能性奠定了理论基础。

于是通过互联网,我开始从各种新媒体、自媒体、文字、影视、图片中获取相关信息,积累素材,打破时空格局,游历多彩世界。

近代艺术大师张大千从未去过庐山,却凭借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和相关文字描述、摄影图片等素材创作出了工程浩大的传世之作—庐山图。

“澄怀观道”的审美追求历来被世人所推崇。呈示了在审美主客体的交融升华中达到的最高审美境界。是中国人的文化心灵所深深领悟的一个审美主题。南朝画家宗炳的美学观点:“胸怀虚静就可以体道,坐卧观画亦可心游万里。”我个人认为,挖掘心灵中美的源泉,实现“最自由最充沛的深心的自我”,胸襟廓然,脱净尘渣 用审美的眼光、感受,深深领悟客体具象中的灵魂、生命,完成,凸现一个审美客体。心怀纯洁,时刻充满正能量,不受人类大世界表象的羁绊,纯清的自然大世界就像一座海市蜃楼,时刻浮现我在眼前,这样就能体现人对宇宙、对自然、对客观事物的观照,创作出超越时空境界的美好作品。

桥堡相连.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阿多诺主张“艺术应打破传统艺术追求完美性、整体性的幻想,用不完美性、不和谐性、零散和破碎性的外观来实现其否定现实的本性。”他认为现代人的审美活动应走向与现代生活的非同一,只有运用非同一原则才能走出科学理性对人的控制的圈子。人的个性应当是丰富多彩的,救赎人类靠的是艺术和审美对现实的否定和反叛。他认为艺术是高于现实的,艺术的生命在于它表现了一种精神,艺术品显现着的是一种并不存在的精神的东西,只有脱离经验实在,艺术才能按其需要塑造整体与部分关系,艺术作品也才能高于实在。   

为此,《地球村》系列作品创作,完全是作者凭借主观臆造,是胸怀和时空上的完美呈现与对话。

在创作中学习创作。此前我是以画梅花、荷花、山水为题材,表现方式也都是写意、大写意,作品的规格也都是小幅面的(138CMX68CM以内),而“地球村”作品规格超大,表现方法都是以写实为主,小写意为辅,相对而言其创作难度也要大很多。也就是说地球村作品的创作毫无经验和参照,而地球村作品的画面场景完全凭画者的主观想象进行编造,这对自我绘画能力也是一次新的挑战,我只能是在创作中学习创作,一边创作一边积累,循序渐进,逐步提高。

有读者点评“地球村”作品:“奇思妙想”,这无疑是对它的肯定和赞美。在作品《幸福沙漠》画面中,两双女性的眼睛从天空云彩中隐现,显然作者是在强调某些地区的特征,强化识别度,(在沙特阿拉伯国家,女性用纱巾蒙盖头部,只露出一双眼睛)。这个国家还没有确立自已的国鸟,眼睛则代表“生灵”,眼睛与蓝天白云融合为一体,构思大胆,协调统一。为了突出某一元素,我有意将某些事物比例放大,如:《大国崛起》中的建筑形象“天安门城楼”,违背了透视规律和比例关系,将主体物放大倍数,突出重点,让观者一看便知作者表述的是“中国”。 作品的表现形式超越欣赏经验,独具匠心、引人入胜。

作品中我采用了几个固定元素:国鸟(National bird)国兽和国花。国鸟与国旗、国歌的意义类似,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精神的象征。因此,那些被选定的国鸟就是这个国家人民所喜爱的、珍贵稀有的特产鸟类或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的鸟。国鸟评选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美国是世界上最先确定国鸟的国家。由于环境污染和人类的滥捕,不少鸟类数量日趋减少,有的甚至绝灭或正处于灭绝的边缘,1960年,第12届国际鸟类保护会议的与会代表,呼吁世界各国都选出本国的国鸟,以普及提升国民保护鸟类的环保意识。目前为止,世界上已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确定了国鸟。人类与鸟类和谐共生,鸟在画面中不仅增强了动感活力,使画面更有趣味性,同时也能唤起人类对大自然的环保意识。鸟是有名称的,同时也有自已的“相貌”,在表现鸟时,我特别注重鸟的个性特征表现,强化识别度。

国兽(National Animals)和国鸟一样,也是平凡动物的一种,在大自然生物链中,野兽也一样具有衍生物种,维持大自然和谐的特别意义。为了保护宇宙生物链的自然和谐,世界上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评定自己了国家的国兽。虽然有很多动物并未正式被定为“国兽”,但这些动物得到该国国民的普遍青睐,成为国家象征。

我在处理国兽时,既要讲究写实,更讲究气势、珍奇、特色、形象,所以有的雄壮威猛,有的萌态可掬。

国花,顾名思义是指一个国家用来作为自己国家象征的花卉,通过国花展现国家的文化底蕴及悠久历史,象征民族团结精神。

中国花文化情结的历史源远流长,中国人欣赏花,不仅欣赏花的颜色、姿容,更欣赏花中所蕴含着的人格寓意、精神力量。

中国画把花鸟画作为美术教学体系中的一大画科,体现中国人对花鸟的钟爱自古至今。我在画花鸟、兽时,力求达到中国画形神兼备的特点,同时突出各自的精神象征意义。

构图是画面最重要的环节。夏夫兹伯里认为:“凡是美的都是和谐且比例合度的,凡是和谐且比例合度就是真的,所以,凡是既美又真 结果上就是愉快和善的。美、漂亮都绝不在物质,而在艺术和构图,也绝不在物体本身,而在形式或造成形式的力量。形式只是作为一种偶然的符号。显示出平息受挑动的感官和满足人类的动物性的事物,而美与善仍是统一的。”构图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一幅作品的成败,在《地球村》系列作品中,我特别注意构图变化,避免僵化和雷同,运用中国画的透视法(多点透视法)为《地球村》创作提供了便利。

色彩给《地球村》画面带来生机。(色彩是我们对世界的第一认识,也是事物最明显的区别信号。很多时候,第一眼吸引住我们的并不是物体的形态,而是它本身的颜色对我们眼球的刺激,使我们在万千事物中把它择选出来。正是色彩的存在,让世界变得更加的美丽多姿,更加富有生机和活力。)中国画颜料、丙烯颜料,墨汁,重彩、青绿、淡彩、水墨,交互使用,构成多姿多彩画面色调,让画面形成丰富多样视觉体验,增强画面的情景表现力。每幅画面都有不同色相和特性,对观赏者会产生不同的感官刺激,从而改变人的情绪或心境,引起其内心的变化,消除审美疲劳,不断切换视觉图式语言,增加阅读功效。

随机应变,随心而动。我在创作《地球村》作品中,没有用过一张草图,中国画“胸有成竹,意在笔先。”的绘图方法,心中有了完整画面感受然后再开始下笔,先把画面中主要的元素画上去,然后再次之,这样的方法不仅能操控画面的整体性,突出主题,而且还能生成意想不到的趣味效果,回味无穷。

艺术无国界。《地球村》作品系列旨在以文化艺术形式为载体,大众审美需求为依托,与世界人民共同对话、沟通、交流,互动、互信、互联。为“世界村”的建设贡献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

在搜集素材的过程中,探究世界各国的文化风俗、地理等知识,我有种莫名快感和兴奋,在每幅作品采用的形象元素中,每个元素背后都包含了精彩感人的故事,让我对世界充满了热爱和眷恋,同时也使我的创作方向和思路越来越清晰,在长时间的创作中,我也饱受了孤独、寂寞、难忍、挣扎、功利、痛苦、饥餐、风险各种复杂情绪的煎熬,但理性和理想最终战胜了我的惰性和胆怯。只要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构思和计划出来,我的创作欲望就让我不能自拨,可谓激情四射,创作心情和状态特别愉悦。

我曾有段军旅生活,虽然没有亲身经历战争,但对二战时期那段历史了解颇多,对那段惨无人道的战争给人类造成的灾难深恶痛绝,我在《地球村》作品中,也深深蕴含着对世界和平的美好愿景和情怀,警示人类不忘历史,热爱人类,和睦相处,反对战争,反对恐怖暴力、反对种族歧视,尊重生命,尊重人权,不忘历史,珍爱和平,珍惜当下我们的幸福生活,人类一家亲。对此我们这代艺术家身在其中责无旁贷。功在当下,利在千秋。

《地球村》作品有幸得到了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和赞美,他们说:“地球村作品的表现模糊画种边界,是无独有偶的中国画探索与实践。既是儿童天真梦幻世界,又有理性客观成熟的绘画经验。既是有序的编排组合,又在离奇与谎诞中涂抹。既有当代意识,又有传统精神。既有动又有静,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巧妙的结合。每幅作品都在诉说自已的故事。每幅作品都有自已的“相貎”特征。”当然也有观者对《地球村》作品表示质疑,这也很正常,毕竟每个人的文化观念、审美方向异同,难免在作品优劣问题上引起争议、分歧、追问。

天使和平.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评论《地球村》作品的价值趋向时,也应该和其它艺术作品一样,我们不能单纯的用艺术的眼光去审视《地球村》作品,而应该看到画者内心的强大和工匠精神,所有作品不仅是艺术家智慧的表白,也是创作观念上的一次颠覆。它的存在超越了绘画作品本身,不仅体现作者对世界的认知与崇敬,同时也是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的结晶。任何人试图以任何形式在地球村画种归属问题上纠缠,都对它的绑架、亵渎,其结果只能是枉费心机。地球村作品系列就是个个案,无须跟其它绘画作品进行比对,就算对比了也是牵强、扭曲、变态的,得不到正确的结论。当然我不否定地球村作品系列借用了中国画的基本形态和技法,但仅此而已。

阿多诺认为:“今天,不言而喻的是,关于艺术的一切都不是不言而喻的,都需要思考。关于艺术,每件事情都成为问题;它的内在生命,它与社会的关系,甚至它的生存权利。艺术拒绝被定义,因为它是不断发生的历史变化的星丛。而且”艺术的定义取决于艺术是什么,但还必须考虑艺术已经变成什么以及将来它还会变成什么。没有一个孤立的概念能把握住艺术的理念。”他始终反对给艺术下一个绝对的定义,拒绝把自已的美学建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有观者说:“地球村”作品看上去有些“怪怪的”,我想正因为如此,它才体现在传统绘画和欣赏经验的变革,而这种变革使《地球村》作品在绘画艺术领域的独创性。是无法复制的。我们无须在画种的归属问题上纠緾、或刻意去对比前人的绘画先例,那样做只能让《地球村》作品饱受委屈、使其黯然失色。作者在绘制地球村系列作品的探索与实践,旨在尝试突破传统思想观念,试图建立独立的适合地球村作品的语言符号。

长城天安门和平鸽.jpg

地球村作品选登

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我也明白目前完成的《地球村》作品中很多地方欠圆满,但他并不影响作者要诉求的主题思想。柏克告拆我们:“一个人只要肯深入事物内部去探索,哪怕他自已也许看得不对,却为旁人扫清了道路,甚至能使他的错误也终于为真理服务。”后续我会多花一些时间来为地球村画面做些修改和深入的刻画,尽可能减少在作品中留下的缺点和遗憾。

《地球村》作品的创作迄今为止,才完成十几个国家(十几幅作品)按照每年10幅的速度计算,还得继续画20年的时间。我想后面的工作量还很大,而且难度也更难,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还要与时间赛跑分秒必争。非常期待大家对《地球村》创作提出批评意见和支持,我也会在后期的创作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超越,让后续的作品有更精彩的发挥。《地球村》的创作过程,既是漫长的时间过程,同时也是学习、努力、创造、经营、发展、超越自已的艰苦过程,也将是我此生最完美的追求。

写于2019年7月4日


秦天艺术简介

      

秦天,画家、书法家、设计师,现居武汉,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当代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书画研究会湖北分会会长,湖北省书画家协会理事,武汉书画研究会理事,武汉秦天艺术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总经理,武汉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武昌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特聘教授,湖北美术学院毕业。

2019年入编《匠心之美》画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9年入编《中国近代名家》西泠印社出版社

2018年入编《世界美术家大辞典》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8年入编《中国美术图鉴19492018》四川美术出版社

2017年入编《中国美术选集》中国文联出版社

2017年元月、应沙特阿拉伯国政府邀请访问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做学术演讲及个人作品展览。深受举办方赞赏并有部分作品被国外友人重金收购。

代表作:《地球村作品系列》、《梅花作品系列》、《荷花作品系列》、《山水作品系列》、参加全国及世界大展并获奖,部分作品被国内外机构、收藏家、收藏爱好者收藏。

入选:中国邮政《中国当代艺术大家大作》,美国集邮集团《中美杰出华人邮票艺术家人》,国际集邮文化中心《墨缘巴黎—荣耀法国艺术殿堂中国艺术家秦天》邮票邮册发行。 

先后在北京、武汉、美国、韩国、沙特拉伯等国家和城市举办个人书画艺术作品展览。先后在杭州开源拍卖公司、湖北嘉宝拍卖公司、宝珍堂等艺术拍卖机构参加拍卖。

作品追求色墨交融、立意脱俗、组构合理、迹象新美。合古今的创作手法,形式新颖、风格独特具有鲜明的时代感。独特的风格,丰富宝贵的艺术实践,为繁荣发展我国传统艺术提供了难得的借鉴依据,对我国书画艺术创新做出了突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