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十八章 3、4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3

工作队和村干部个个犯嘀咕,黄友国这家伙真不知好歹,这次,大家都没意见,他却要放大炮? 

坐在旁边的何发财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角,李明树也踢了他的脚,示意他不要这么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他,迷惑不解地想见识见识他提什么意见。

王贤江不停地给他使眼色。

他还是固执地说,不是贫困户的事,是给工作队提意见。黄友国越挑越明。把矛头对准工作队,大家更不解了。

李明树大声说,你个不晓得好歹的黄友国,我大半辈子都没把你看出来。

真的看不出来,隐藏得深啊。几个村民瞅着他说。

谭海青用双手示意大家安静,说,欢迎给工作队提意见。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不管什么意见,欢迎你提,工作队一定接受,谭海青又笑着说。

黄友国舒展开满是皱纹的眉头,他说:工作队的同志,你们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村民还是哪门的?

你今天怎么啦?究竟有什么意见?

何发财低声对黄友国说。

王贤江咬着牙问他:你这话说哪去了?

去年腊月杀年猪后,我请工作队到家里吃年饭,请了六次,他们都不去,可为我家种贝母和起屋的事,他们跑了十多趟,衣服都挂坏了,鞋子都戳破了。请他们吃顿家常便饭,硬是请不动,我怀疑他们瞧不起我家,嫌弃我家做的饭不干净。黄友国望着自己的鼻尖说。

嗨哟,天老爷,怎么提的这个意见跟我想提的一模一样呢?

啊!别说了……原来是这样啊……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谭海青的嘴角泛起一丝丝笑意。志明和和向群也会心地笑了起来。

谭海青沉思着,如何当好村里与大江局的纽带,做好当地政府部门的联络员,成为雪云顶村扶贫杠杆的支点,让贫困户早日过上安稳的日子。

他的沉思造成精神上的不安,仿佛自己不为雪云顶多做些实事就对不起村民。

他决定迅速回单位,把与王贤江一起起草的受灾报告呈送到大江局领导桌上。

动车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速度,带着谭海青飞回单位,仿佛有一种洪荒之力,一切不可抗拒。

谭海青把村里受灾的报告递给局领导,将受灾情况和损失,详细予以汇报。局领导握住他的手说:你瘦了,辛苦啦!

雪云顶灾后重建要加大力度。

局领导最后说起人民日报登载的一则消息。一位乡干部到村里去慰问贫困户。农民见有领导来,非常热情,赶紧拽过一条板凳,倒了碗开水,想把心里话好好唠唠。可这位乡干部根本没有坐一条板凳的意思。他吝啬地只舍出小半个屁股搭着板凳边儿,一口水没喝,了不到半袋烟工夫就起身告辞。一边走还一边拍打裤子,弄得村民十分尴尬,一个劲儿地道歉:对不起,把领导衣服弄脏了。

他说,这篇文章写得好,推荐给你们工作队的同志学习。

谭海青心里一惊,领导真是有心呀,内容记得,哪一天哪一版都记得。

4

这是一个晚霞满天的下午,何发财连夜找到谭海青。

谭书记,贫困户能变动吗?

怎么啦?哪个又要申请贫困户了?

谭书记,我有件事要同你谈谈。

谭海青点点头等着他往下说。

何发财眉眼低垂,慢慢地说:不是别的,是我家申请脱贫,你把我们家的贫困户清洗掉吧,你上次不是说县里在搞贫困户清洗吗。

谭海青说:为什么?你倒是快说呀!

何发财说:我想把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户的指标让出来,给这次暴雨中了房子的村民。他们住的地方都没得。我们一家明年下半年就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起屋。

天哪,贫困户何发财的变化真大。 

谭海青看着何发财,又上下打量一番,象不认识似的,觉得他变得自强自力了,大局思想有很大进步。他温和地回答何发财:这是上了国网系统的,我们洗不掉啊,再说,你家也没房子住,怎么说让就让呢。

谭书记,我们真不是贫困户了,我申请脱贫,把贫困户指标和房子指标让给更需要的村民。何发财越说越激动,好似不洗掉他的贫困户就不走似的。

谭海青拉着何发财的手说:兄弟,他们受灾了可以纳入因灾致贫的贫困户,你还是把房子要了,有钱了再加个层,儿子还要等着房子给你娶儿媳妇呢。

何发财转过身,生怕谭海青看见似的,谨慎地从那鼓嘟嘟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白钯塑料袋裹着的东西。

又要找叶子烟裹了。

…………何发财低声地咕喃着。

谭海青从他佝偻的身体望过去,何发财的塑料袋里竟是一叠百元钞票。

他转过身来,难为情地把钱往谭海青手里递,细声细语地说:谭书记,这是五千块,是我帮扶房子的那几家的,一家一千块。

谭海青的心颤动着,这就是那个吃上顿愁下顿,曾经吃扶贫羊的人?是那个曾经把发的枸杞苗当柴烧的人?是那个两次门都喊不开的贫困户何发财?

谭海青双手握住何发财的手说:这钱你拿回去吧,大江局正在配合县里和乡里搞灾后重建,那几户房子了的,已住进临时板房,生活都已安排好,你把钱留着以后娶儿媳妇,把日子过好。

谭书记,我以前做了好多荒唐事,真对不起。

他接着道,谭书记你知道我爱喝酒吃肉,去年过年时,我家大门前的五斤白酒和一包卤猪蹄一定是你悄悄放的,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做一个有用的人。这点钱是我的心意。何发财几乎要流泪了。

我代表受灾的贫困户感谢你,但因灾返贫的村民,有党和政府,你只管自己把家庭搞好,你们家早日脱贫致富就是最大的贡献。谭海青松开何发财的手,示意他把钱收好。

何发财感恩的心被一种自强自、自主脱贫的思想盘踞着。过去那种等靠要和好逸恶劳的何发财已无踪无影,令谭海青感到无限宽舒。

何发财和谭海青兄弟般聊了好一阵,这才往家而去。

远处传来何发财跑调的歌声:太阳出来罗哟,喜洋洋罗哟……

他的背影在夜色中轮廓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