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十八章1、2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十八  

洪水泼天  暴雨狂连夜救灾

底气十足  欲自强申请脱贫

  

1

八月十日一早,先是电闪雷鸣,继而瓢泼而下。

老天爷,这雨太猛啦。

谭海青正在县脱贫攻坚指挥部汇报工作,他想到,这样的大雨下两三小时,村里将会严重受灾,便心急火燎迅速找车往村里赶。 

在集镇买件雨衣,到村里得靠步行,他时而低头抹一把遮住双眼的雨水,时而仰望灰蒙蒙的天空。

张大转和钱大乾这些贫困户的危房怎么样?人都安全转移没有?他迅速往钱大乾家赶去,他们家的房子在山脚边,后边是滑坡地带。他家房屋已跨塌了一半,土墙留下了几个窟窿,透过那些窟窿,可以看见屋内的东西浸在水里,到处都是泥土和瓦片。

志明和向群已把钱大乾的家人转移到金田明家。200多只鸡冲得只剩下几十只,放在竹蓝里用一块胶纸遮蔽,所幸人都安然无恙。

志明说,向群与王书记、秀娃儿和三名党员代表到李明树和黄友国他们那边去了。

谭海青道,你们俩也快去,我到小进家看看。

赶到小进家,谭海青一愣,感觉这房子就要塌,生病的老人有危险!他想都没想就往屋里冲,迅速把老人背了出来。小进的母亲,惊愕得张大嘴巴,眼里又是泪水又是雨水。 

大娘,您不要害怕。

老人像是惊呆了,喃喃地说:洪水泼天啦!

谭海青把老人背出来时,他自己的鞋掉了一只,衣服扣子也挂掉一颗,他顾不到这些,拼命把老人往附近村民家中背。

天老爷保佑您好人有好报,谭书记!

在这场暴雨中,他不是四十多岁的驻村第一书记,而是年轻的消防队员、抢险队员。

直到下午五点多钟,雨渐渐变小,谭海青才把小进一家三口安置在村委会暂住下来。

秀娃儿和秀姐夫把张大转一家人安顿在自己家里。秀娃儿俨然一个男子汉,对秀姐夫说:我在家给他们做饭,你继续跑腿看看,快点!

希望雨不要再下了。

秀姐夫喘着气往受灾的家庭跑去。

暴雨摧毁着村民的房屋,狂风吹翻了一棵棵笔直的大树。

已经半夜,王贤江仍不敢入睡。突然,一个炸雷,瞬间倾盆大雨又来了。

五保老人向永菊的屋会不会垮呢。白天的那场雨,房子就很危险了,但老人不愿搬,说死也要死在里面。

王贤江顺手拿起雨衣和手电,往向永菊家赶去。

还没到场坝,看到房子东头有微弱灯光,影影绰绰的人影,原来谭书记他们早已冒着倾盆大雨赶到。

找把锄头来,墙脚下淤泥太多,赶快清理,土墙脚被雨水湿透就会。这是谭海青的声音。

你们真是好人啊!七十多岁的向永菊老人在旁边看着,身体微微颤抖,嘴里不停地说。

看着谭海青浑身湿透,顶在头上的塑料纸歪在一边,两只泥脚来来回回噗哧……噗哧……”作响。

王贤江把雨衣批在他身上。谭海青说,这么大的雨,穿起也要淋雨,不穿做事还方便些。

啊!瞧瞧吧,王书记,今晚要不是谭书记把我从屋里背出来,不是他们给我墙角起淤泥,我多时就塌死在屋里哒。看到王贤江,老人突然伤心地哭起来。

志明又要进屋去看看房里还有没有积水。

等等!

老人站起来拦着他不让进去。说,莫进去,哒不得了,我这条老命不值钱,你们还年轻呢,要看我进去看。

谭海青用肯定的声音说,晚上都不进去看,等天亮后再说吧。

把老人安顿到邻居家,风雨中,大家又摸黑高一脚低一脚出发了。谭海青摔跌了几次,好在没有大碍。

熬过这长的一天一夜,村里房子5栋,农田被毁120多亩,黄友国家的牛冲走2头,全村土鸡损失2000多只,变压器冲走一台。好的是无人员伤亡。

四十多岁的谭海青,从集镇冒着暴雨赶到村里,到村民家救灾,在雨中淋了十多个小时。

第二天一早,谭海青披衣下床,拿起笔,记下受灾户的姓名和受灾情况,计划给上级写受灾报告。

王贤江和秀娃儿不约而同地赶到村委会,与谭海青、志明和向群商量近期工作。

谭海青说,志明负责把损失房屋、农作物和新发展的产业冲毁面积等作个统计,形成报告,递给乡政府。向群和秀娃儿两个去现场拍照,我和王书记除给大江局写灾情报告,同时负责做灾民的情绪稳定工作。

行,马上就办,向群和秀娃儿回答。

只要谭书记一句话,我们在所不辞。志明欣然接受。

走的时候,秀娃儿说:我有一件事,想同各位商量。

什么事?谭海青问。

她说,我家在镇上有个小家具店,当初,为了把生意做起来,我们一家真是累断筋骨,但现在已有了起色,这次房子了的那五,他们的家具我就包了。

这可是很大的一笔开支。谭海青说。

秀娃儿沉吟一会儿,说道:这不是问题,但我担心弄不好,怕村民认为我搞得不公,引起争议或遭人讥笑。这需要工作队和王书记帮忙策划。

志明听了秀娃儿的话,激动不已,他抢着说,秀娃儿,你真是好样的,这个任务我和向群来帮你策划,搞一个捐赠仪式怎么样?

不能。秀娃儿摆摆手。她接着说,只要合理地分配,不引起争议就行。

志明,你先把五户受灾的具体情况摸个底,再酌情考虑。谭海青的提议,大家都同意,然后各司其职。

谭海青和王贤江两个一起完成了向大江局的灾后重建请示报告。

王贤江无比敬佩地对谭海青说:你就等着瞧吧,我们灾后重建工作一定会很顺利。

2

半夜。

嘭嘭,嘭嘭有人敲门。

紧接着又砰砰砰几声。 敲门声很急促。

谭海青正要起床开门。

叭叭叭令人心慌的声音又晌了起来。

谭海青预感出了什么紧急问题,是不是哪家的房子又了?

他打开门,原来是小进母子俩个。

他们娘儿俩泪流满面。看到谭海青,小进妈妈急切地比划着。小进哭着说,奶奶可能心脏病发了。谭海青紧跟着来到他们临时住的房间。

小进的奶奶喘着粗气,看到谭海青过来,陡地来了精神。老人拉着小进的手,用最后一点力气说,你要听谭书记的话,要好好读书。老人又把视线转到谭海青这边,低声说,谭书记你是好人,小进就交给你了。

谭海青心领神会。

老人恋恋不舍地咽气了。

小进的妈妈见此情景,浑身软了骨头,瘫倒在地,哭得震天响。

谭海青低下头,向群,志明也没见过这种场面,眼泪直流。

老人的后事由工作队和村支两委办理。谭海青和工作队还按当地习俗,披上孝布,贴心贴意做老人的孝子。

对于土家的丧事习俗,就全靠秀姐夫负责。

秀姐夫与三个丧夫一起跳着,动作看起来跟挖田,除草,打谷子和土家推石磨等动作差不多。其韵律蕴含着对死者的敬畏,对生者的鼓励。演示的是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有个好儿子就有一场好丧事,有个好老汉儿就有一场好婚事,没想到,老人儿子不在了,还有这么热闹的丧事。伍婶抹着眼泪说。

星星在天上,月亮在树梢,风伴着夜色,丧夫们一直跳到三更天才散场。看热闹的村民回家睡觉。

小进和他妈一直哭到鸡叫到天明,劝是劝不住的。

老人埋在村委会旁边的半坡上。

微风轻拂,阳光灿烂。太阳光透过玻璃映照在谭海青身上。他坐电脑前,对着窗外,心里突然充满乡愁,非常担心那些受灾村民的生产生活。

那是一个漫长的下午,谭海青象往常一样开始写日志,受灾村民暴雨中仓促搬家,工作队和村民奋力救灾的情景令人终生难忘,村民的纯朴和感恩使他感动不已。

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响,脚步声进来,他知道这是工作队的管家志明。

志明说,县里通知,农户因灾返贫的,需纳入贫困户。

我们加快统计,立即走访慰问受灾村民。

村民大会第二天召开,首先学习县里文件,重点做好评议工作。

通过群众评议,将张大转、黄维生等八户纳入因灾返贫的贫困户。小进母子纳入低保户对象,谭海青安排志明准备好材料,送乡扶贫办审核。

会上,还提出对有硬伤的三贫困户,将按程序剔除。

谭海青强调,硬伤户的规定大家都要掌握:即贫困户家里购买大小汽车的,家庭成员有财政供养人员的,在县城或乡镇购买商品房或自建住房的,注册经商办公司或办企业的;群众反映强烈经查证属实的。

谭海青说,根据国家,省,州、县政策,要确保卡内无硬伤,卡外无真贫。这里宣布剔除三个硬伤户和新纳入贫困户名单,大家有没有意见?

这几家搞贫困户我没意见,也不吹,我现在真愿意把贫困户指标让出来,水要往急处流哈。吴老抛大声地表态。

没有意见。

要得。

这次,没一户村民争贫困户,争低保户。甚至有几户还相互谦让。

七组六十多岁的刘大毛也站起来说,人一生哪能不遇到沟沟坎坎的呢?这几户受了灾当贫困户,哪个还有意见的话,就有些缺德了,剔除的那三户也合情合理。

李老二快人快语,他说,早就该剔除这三个硬伤户了,不然我们都想扯皮。新进入的八户没得意见。

大家都齐刷刷地举起手,表示同意。

举手的高潮一过,黄友国站起来说道:

我还有意见。

黄友国有意见?又搬迁新房,又成立养殖专业合作社,工作队这样帮他,还有意见?有人气愤地瞪着黄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