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十七章3、4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3

天空蓝蓝的,云彩美丽奇形怪状,有的似马奔腾,有的如棉花堆积成山,有的像小河细细流淌。这样美丽的云彩,带来雨水滴在土里,庄稼就跟小宝宝喝了奶一样,嘣嘣地长出响声,田野就有了无限的趣味。

谭海青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里传来好消息,雪云顶村的修路工程尘埃落定,另外,大江局每年资助全县25名高中毕业生免费就读海事职业技术学校,毕业生可直接在航运系统就业。

谭海青把两个好消息一说出来,王贤江十分鼓舞,紧握着他的手道:唉呀!太好啦,太好啦!这两个消息,都足以让雪云顶村民睡着了笑醒。

除修路这个最大的项目外,大江局帮扶修建蓄水池的工程已接近尾声,下个月要开始蓄水。林果专业合作社已挂牌,临时基站也基本解决手机通话问题。村里特色产业发展已有起色。低保五保实现了应保尽保。

谭海青深入研究小村现状,感到衣食住行,不是村民的最高境界。要切实解决知识贫乏使贫困代际相传,村民难以实现精神富有的问题

那些特别的贫困户,他们的思想僵化、卑微、愚钝,仅靠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很难改变其不重视知识的陋习。比方,村里的十八大光棍,没一个上过初中,甚至有的小学都没读毕业。

工作队想办法激发他们的内生动力,让他们在精准扶贫的辉映下,过上正常的生活。

老金钱柳虽为古树,但依然雄伟高大,坚韧而友好。

谭海青和志明、向群三个伸开双臂合包,它的直径超过一米多,圆周超过四米多。

夏天,它仿佛一把巨伞,往来行人都受到蔽荫。冬天它又是挡风的好处所。

老金钱柳的枝头上,挂着许多红布条,树边点着一柱柱香。这是学生家长来许愿和还愿的神圣之地。做这事的,多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希望子孙学习好有出息,这个愿望似乎愈来愈强烈。

这是村民抵御贫困代际相传的美好愿望,更促使谭海青为村里做些实事。他高兴地唱起了歌儿:

向王天子借一角,披荆斩棘开先河。

教育扶贫断穷根,巴人高歌楚人和。

4

留守,是村里孩子独立生活的开始。

村里的留守儿童习惯了一个个孤独的黑夜,过惯了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的白昼,捱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的节日。

他们不知道爸爸妈妈何时回来,总是希望生活有奇迹出现。

一个美妙希望出现了。

大江局女工委此时正酝酿一件事:爱心妈妈,对口扶贫。由女职工自愿认领雪云的留守儿童,一帮一,一对红,做他们的爱心妈妈。

认领的日子就定农历八月初九。

这天,爱心妈妈们根据自身的情况和留守儿童的情况,各自精准认领一个孩子。

刚开始时,孩子们有些拘束不自在。

素不相识的人送来钱物,帮自己,这怎么可能?留守儿童有些不相信。

头天晚上,爱心妈妈和孩子们预热交流。在这过程中,有的很投缘,一会儿亲热得跟亲妈一样,有的是慢热型,跟爱心妈妈们还显得生疏。在温暖的交流中,在收到各种礼物的时候,孩子们都显出灿烂的笑容。

爱心妈妈们在雪云顶陪孩子们三天,便带各自的孩子乘和谐号到省城的家。

好多孩子都是学校---雪云顶两点一线,连镇上都没去过呢。

带他们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孩子们暂时离开爷爷奶奶,对省城的好奇和向往淹灭了对老家的牵挂。

孩子个个都打扮得漂亮。女孩子扎漂亮的发辫,画了美人痣,穿上花裙子。男孩子则穿西服打上领结。

孩子们对城市里红红绿绿,车来车往,十分新奇。

首先参观博物馆和科学技术馆,孩子们个个都像尾巴一样跟在妈妈后边。乘车的时候,拉着小手,妈妈下车,孩子们就下车,妈妈买礼物,孩子就满心欢喜的放在背包里。

在公园时,孩子的野性和天真勃发。大呼小唤,东跑西跳,有时摔一跤,反而把妈妈差点拖倒,于是就和妈妈哈哈地大笑起来。旁边的孩子就喊,看二毛呀,他摔跤啦。看香香吧,她看戏看呆了,妈妈拉她都不走呢……

在动物园,金田明家八岁的孙子偷偷爬到不锈钢宣传栏上坐着,晃荡着两条小腿。

爱心妈妈想把他抱下来,而他抱住门大声喊起:救命呀!救命呀!搞得像是受了虐待似的。妈妈说可要听话,下次还想不想来?他便不再叫喊,涨红了脸,说,我不爬了,我听话。

回雪云的前一天晚上,爱心妈妈们忙个不休,不停说着悄悄话:要好好学习天天进步哦,下次再接你过来玩。

好咧。我会好好学习。

时间匆匆忙忙而过。爱心妈妈们每隔一段时日就来看望孩子,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演绎着爱的故事。

夏季的雪云顶,田里的苕藤子绿油油,黄豆熟了,苞谷的胡须还挂着,微风吹过脸庞,犹如春风般温暖。牛羊满山,村民们心里装满了丰收的喜悦和对来年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