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 《雪云顶上》第二十一章 4、5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4

2017年仲春的一天,雪云顶村沸腾着三项内容。

公路通车仪式,乡风文明表彰和不忘初心回乡话变化。

这天,雪云顶村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小鸟在阳光下照耀成金黄色,谭海青醒得比鸟叫声更早。独自来到村委会广场上,在健身器材上甩了一下腿,吊了一会儿臂。安置小区村民们陆续从梦中醒来,在广场上健身的健身的、唱歌的。。。。。。十分开心。

戏台搭在村委会广场东面,冲气的大红拱形门气派而又庄严,这是雪云顶村有史以来最热闹,最壮观的一场活动。

男女老少拍手叫好,跳脚欢呼。干净整洁的公路在阳光映衬下,象条玉带一样绚烂,云顶山上跃着云霞。人生何时会有这样好的景况?

谭书记,今天举行公路开通仪式,你也激动得睡不着啊。搬进安置小区的贫困户张大转过来跟谭海青打招呼。

我来呼吸新鲜空气,不过也真有点睡不着,你呢?

啊,我呀,跟谭书记正相反,心里踏实,睡觉就香。张大转胳膊一伸,做了个睡觉的姿势回答道。

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谭海青平静地回答掩不住兴奋。工作二十多年了,完成过许多任务,却是第一次看到一个贫困村每一天不一样的变化。

他了解雪云顶村的方方面面,包括衣食住行,礼尚往来。比如村民穿什么衣服,一日三餐吃什么,文化生活怎么样,喝什么酒、唱什么歌、住什么房,他觉得这不仅是单纯的驻村扶贫,还兼顾对武陵山区乡村文学价值的了解,非常重要而有意义。

他抬眼看看天色,太阳闪耀着金色的光,身心沉浸在欢快之中。

太美啦。谭海青深深地呼吸一口清新空气,不由自主地赞叹。

一会儿,安置小区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陆续来到广场上。有人大声唱着: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我们来跳摆手舞吧,李婶提议后,大家三三两两开始跳起来,最后围着一个圆圈舞蹈。

不时有人放声唱一嗓子,笑声不断。

这样的热闹事,没有人愿意落伍。年青的媳妇们和姑娘们打扮得漂漂亮亮,在广场上相遇,互相品评,比了美丽,比产业。谁家的贝母面积大,谁家的猪肯长,谁家的果树长势旺。

5

黄友国挽着老婆的手,专门从妇代会主任秀娃儿面前经过,无比的恩爱和温馨,表现他对老婆的态度,显示妇代会的作用。

李阳明老人又编了很好的歌谣:

说公路,道公路,欢天喜地有来由。雪云顶上交通畅,精准扶贫歌不休。

于是,爱唱歌的人就聚在一起,谈着家常,说着趣事。

一个个谈得眉在笑眼也在笑,真是非常温暖而幸福。

那充气的拱形门下边是娱乐广场,台子后边是公路,又光滑,又干净,小孩子在公路上打滚,也不会把衣裳沾一丝儿土。

广场上,只听伍婶提高嗓门望着吴老抛说:嗳哟,现在政策好喽!大江局也支援。吴小弟当上了脱贫示范户咧!等会还要戴大红花,还要上电视!

吴老抛说:您难道没有看出来?脱贫不光靠政府,还要靠自己努力,一个人只要手脚勤快,脑子灵活,便完全可以脱贫。

没等伍婶答腔,他又说,伍婶,不是吹牛,看我养的牛比哪个差,我种的贝母比哪家孬些呢。

唉呀,是的呢,你现在成了村里的产业发展大户,搞得真好呢。

公路代表着无可限量的脱贫之路。伍婶和吴老抛的声音被喇叭淹没。要致富,先修路的声音在会场上空鸣响。

两点半,雪云顶村公路开通仪式暨树立文明乡风 助推精准脱贫活动正式开始。

主席台上坐满了领导,雪云顶上空阳光万丈。

大江局和县领导分别致辞后,群众喜闻乐见的节目开始。

舞蹈《唱响雪云顶》,仿佛把村民带入似梦似幻的仙境。

李阳明老人编写的的小品《整趴哒》,说的是某村民一年参加各种无事酒五十余次,而自己家又实在找不出整酒的借口,于是在家里母猪生了十多个小猪仔时,也整了一场酒……

小品风趣幽默地反映了整无事酒给村民带来的烦恼,引得全场阵阵欢笑,也让一些爱整无事酒的村民脸发红。

杨顶顶作为孝老爱幼典型上台发言。李来才和黄友国还表演了自编的快板《思想脱贫》:

房子搞得好,老婆容易找。年年穷叮当,难娶好婆娘。争当贫困户,吓跑儿媳妇。脱贫要趁早,免得媳妇跑……

工作队的同志上台朗诵《长江迈入新时代》:

东风踏浪千军壮,薪火传承畅大江。

铭记初心当主力,肩扛使命耀炎黄。

雪云顶上心帆舞,红叶峰前碧水长。

绿色航程新号角,通天神韵铸华章……

何发财上台作为村民代表发言。

我何发财自己一家能脱贫,能住上新房,是托党和政府的福,是托工作队的福。自己以前也和小品《懒汉脱贫》的贫困户一样,吃过脱贫羊,让工作队伤透了心,在此,我要说声对不起!

大家给他热烈掌声。

谭海青登台发言,在这里我讲一个动人的故事,在村里受灾后,曾有一贫困户,把攒的五千元拿出来交给工作队,要捐赠给受灾的村民,还准备把集中安置小区的搬迁房指标让给受灾返贫的村民,工作队没有同意他这样做。

你们猜猜他是谁?

会场上鸦雀无声。这个人是谁呢?

每个人的眼光象旋风在人群里旋转。贫困户,捐款,搬迁房?全都融化在村民的猜测之中,猜测变成了无限的敬佩。

只有何发财,心里局促不安,不好意思,脸红一阵白一阵,额上沁出细细的汗滴。今天在这样隆重的场合,上台发言,又得到谭书记的专门表场,可是生平头一回。

我们村里有这么好的人呐。李婶低声咕喃着说。

哈!真的吗?

真是没想到,这么好的人就在我们村里。

他是谁呢?

大家的猜测像放开弦的弓箭,穿入到每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就是何发财。谭海青大声地揭开谜底。

村民象不认识何发财似的,接着又是哗哗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