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 《雪云顶上》第二十一章1、2、3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二十一 

别土茅坑  搬新居厕所革命

跳摆手舞  通公路梦想成真 

1

时间过起来跟梭子一样的快,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的安置户就要搬家啦。

伍婶沉不住气,找到李婶说:知道吗,那些贫困户要搬家啦。

嗨!……真是享福!

啊哟,李婶停顿一下说,热闹啊,看他们得瑟去哟。

搬家这天真是热闹。大人小孩欢呼雀跃。

谭海青、志明和向群把李阳明家智障的母女带到新居时,她们俩嚷嚷着让秀娃儿用手机帮忙照相。

这新房就是你们的了,老人对智障的母女说。

前几个月,老人就做好筹备,堂屋正中挂习主席画像。大门边贴村规民约,大门上贴对联,这是一种感恩而又文明的策划。

老人笑着说,活了七十七岁,头次见三十多户一起搬新房,场面太壮观了,党的政策就是好啊。这些工作队员,真是党的好干部哦。

瞅着老人兴奋而真诚的样子,大家都开心笑祝老人健康长寿。

李婶和伍婶嘴里一边嚷嚷着自己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一边热心地帮忙铺床叠被,整理衣物。

家具,电视是谭海青和志明、向群三个人合伙买的。秀娃儿和杨顶顶送来了油和米。

志明、向群正忙着给每家贴对联,王贤江负责挂大红灯笼,秀娃儿和杨顶顶几位妇女积极分子贴村规民约。

2

公路旁,村委会广场上,到处是忙碌搬家的村民,新旧家具,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各自往家里搬。大家相互祝贺,相互帮忙,大声说笑,喜气洋洋。

清凉的微风拂过金田明的脸,优美的音乐悦过他的耳,四处的欢声笑语在吸引他,他左手杵着拐杖,右手背在背后慢慢走着,觉得愉悦,舒服,心情特别好。这时,他心里忽然想到:

工作队在哪家忙,他们吃饭没?于是撑着拐杖转身,向街道一样的小区走去。也许,谭书记他们就在那儿。

走了几圈就有些迷糊,眼花了竟走错房间。

……老金……你家都摆好了吗?快进来坐。黄友国出来迎接老金。

也是七号,还以为是自己房子呢。

得啦,老金,是二巷七号,这儿是一巷七号。

哈哈哈,真是老了哟,连自己房子都走错啦。我以为谭书记他们在这边呢,忙了大半天,也不知道他们吃饭没有。老金笑得山响。

老金这么一说,黄友国也思忖,谭书记,志明和向群为搬迁的事,忙得两脚冒烟,既然已搬到新家来,应当请他们吃餐饭。

好几次有过这种打算,但他的感恩之心一直没有实现。

虽然当初整酒的事,自己多少有些情绪,但毕竟有违村规民约,也怪不得工作队。后来的养殖,种植,每个增收项目,都是工作队支撑着其信心和努力,把他引到脱贫增收的道上来,这么大的恩德,一餐饭不足以表达,只是他最实际的感恩方式。

他默默思考着给他们一人送一只土鸡或一百个土鸡蛋?可上次送去十几个土鸡蛋和蔬菜到他们住处。后来,他们这个买来米,那个买来油,花费的比鸡蛋和蔬菜的钱多还多

假使他能有什么方法感谢工作队,就是做一餐农家饭。

他觉得请工作队吃饭太没把握,得想点法子。

老金,闲逛得不知道家了吗?金田明的老婆在后边招手,他才又回到自己的家。他告诉老婆,不知道谭书记他们吃饭没有,所以转了几个回合。

瞧,谭书记他们已回村委会。他老婆指指对面。老金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雪白的墙壁,朱红的大门,独立的卫生间,金田明掐了下大腿,不是做梦。

我呀,住安置小区,交通,信息样样都方便,想开一个网上淘宝店,专卖雪云顶的生态环保农产品。我打算马上行动,为村民做点事要叫人起眼,要对得起好政策,对得起工作队。老金拿着他的智能手机说道。

老天爷!我要是像你读到过了高中,也会这样做。他老婆无不羡慕地说。

唉呀,忙了一早晨,没上厕所哟,差点被尿涨死。老金自嘲地说。

这真是一场厕所革命。

老金用了多年的土毛坑,那种由四根树支起的棚子风雨难挡,常因腿脚不方便,板子一翘,摔到毛坑边上,浑身上下臭得难闻。

来到卫生间,浅蓝色的墙面砖,雪白的座便器。他想,没有精准扶贫,做梦都想不到这些。由于座便器太高级,他却方便不出来。坐下去,站起来,再坐下去,再站起来,脸涨得通红,他嘲笑自己不会享福。他从卫生间出来,向老婆招手过来一下,问你点事。

什么事大惊小怪?

金田明把老婆拉到卫生间,疑惑地问:你屙得出来吗?这么体面的地方?

哈哈哈,老婆笑出了眼泪。

水一冲又是干干净净的了。老婆一按,清水哗哗地流。

快关上,浪费水。金田明说。

该死,再干净也是厕所。金田明自言自语鼓足勇气,一咬牙一闭眼,完成了从土茅坑到卫生间的厕所革命。

小区就是一个大屋场,有的老少三辈,有的两辈。人人精神焕发,相互打趣,尽情嘻闹。

又是唱五句子歌,又是跳摆手舞……

晚上,谭海青来到李阳明家,说要陪老人聊天。老人说,你成天忙,不用来陪我,住小区热闹着呢,再也不会孤单,专心做你们的工作吧。

志明又手把手教向永菊老人使用液化器灶,一直到熟练使用。

安置小区一栋栋整齐的平房,像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土家姑娘正表演《黄四姐》一样,爽心悦目。分散安置的房子,在绿树荫掩中,犹抱琵琶半遮面。

3

别人有妻还讨小,我今四十打单身,阎王做事不公平。李来才哼着五句子歌往村委会走去。

村委会,谭海青寝室兼办公室李来才礼貌地敲了几下门,顿了顿,进屋了。

正在整理贫困户资料的谭海青抬起头,看到李来才,笑道:快请坐。说着泡了一杯热茶递给李来才。

谭书记,我今天有个大事想找你。

有什么好消息?说来听听。

我想找个老婆哒。你看我家里种植业,养殖业都搞起来哒,现在搬进安置小区房子也有了。

这是好事呀,不打算要精准扶贫给你扶个老婆?

李来才已走出心智贫瘠,想起前段时间坐在地上哭喊着,精准扶贫给我扶个老婆吧,谭海青就哭笑不得。今天看到李来才底气十足的样子,所以很欣慰地开玩笑。

提起扶老婆这件事,四十来岁的李来才居然显得羞羞迷迷。他的脸有些发烧,后悔当初荒诞的言调。

李来才从椅子上站起来:谭书记,通讯畅通真能扶贫。

说来听听?

我呀,微信摇一摇,摇到一个女朋友。

谭书记,其实还是精准扶贫给我扶的女朋友。没有通讯全覆盖,哪有我这等好事?李来才唧唧哝哝,甚至窃喜。当初李来才哭喊着扶贫扶老婆时怎会想到,精准扶贫给他带来这种幸运。

现在村里的那些光棍,还有邻居、亲戚们都在传播着:精准扶贫给李来才扶了个女朋友。笑话他以前荒诞,称赞他现在懂事和勤劳上进。

谭书记,我专门来接你到我家去玩,我女朋友明天来呢。李来才觉得自己这样邀请谭书记到家里作客很粗俗,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词,他神情充满了诗意。

我现在没得空,等你婚事定下来,吃喜糖时一定来。谭海青嘴角上浮起一种承诺的微笑。

嘿!我真有运气。李来才离去时迈着欢快的步子。

谭海青转身回来,翻开村民统计表,其实不看他也知道,村里还有十六大光棍,年龄在三十五到五十岁之间。现在他们的条件有了改善,说媒的多起来。

谭海青来到村委会广场,阳光从云顶山照到林子深处,枝叶上的露珠一闪一闪眨眼似的,那些忽闪忽闪的阳光似乎在喃喃说:

瞧他,在为雪云顶村脱贫动脑筋!

一个闪光的想法不由自主的冒出来;生态旅游,民俗旅游,没有比这更合适的项目了。

他既是一个办事执着的人,也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对自己说:

雪云顶的小康梦,关键是旅游,得好好策划。

好家伙!要趁早做旅游方案,要通过建阳县招商引资!

他迅速转身回到住处,叫来志明和向群,说出迅速做旅游规划的事。

这是大好事太好了。志明迫不急待地发表意见。

向群叉着胳膊诙谐地大声说:我举双手赞成。

我明天就去云林县政府申请做旅游规划。谭海青说。

天呐,谭书记真是雷厉风行。

是的,村民以前也真造了不少孽。

李来才告别谭书记高兴地往镇上走去,不觉得寂寞也不觉着累。边走边想,跟自己同龄的人,有的孩子都已十多岁,有的离婚又二婚了,别人这也有那也有。而自己以前呢,除了有困难,什么都没有,想成家是闺女娃子打亲家,空口说空话。以为这辈子就只能单身下去。没想到产业发展起来,房子有了,明年买个七八万的轿车也在计划之内。闷在心里算了下,今年的十几条牛,刨去成本,也能赚个七八万,想到这些,不由得笑出声来。

急急忙忙赶到镇上,花两千多元买了衣服和皮鞋。

以前,几年也不买一件新衣。李来才还是舍不得。

人是树桩,全凭衣装。何况是要相亲,就是买盒饼干,也讲究个包装呢。李来才一想,觉得这钱花得值。

李来才脱贫的目标和找女朋友象村里的公路建设一样,进展神速,据说,正准备婚事,这是李来才最得意的,让他容光焕发,更显青春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