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 《雪云顶上》第二十章4、5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4

穷与不穷都要喊,政府好来管。

穷与不穷都要哭,政府来起屋。

许多村民为了争贫困户,绝招就是喊穷,就是哭穷。很多人以当上贫困户为荣。无非就是得到一些经济补助,如今,那种我穷我光荣的风气在雪云顶正在消失。表扬先进,精神鼓励,是物质帮扶之外的一个重要方式。

一天工作队和村支两委开碰头会,谭海青问道:乡风文明已有较大进展,大家觉得有没有必要开展一次评选活动?

很有必要。大家都赞成谭海青的意见。

秀娃儿满有把握地说道:等着瞧吧,乡风文明已被村民接受。现在的问题是,要有一种激励方式,让村民有目标,有榜样。

以表彰来激励。向群拍着手说道。

最后,大家统一意见,最美家庭”“脱贫示范户”“清洁卫生示范户”“最美村民”“好婆婆”“好媳妇各评选一名,并定下开会时间。

开会这天,空气清新无一粒尘埃。村民们说说笑笑,似乎参加一次热闹的聚会。

会前,大家争先恐后地讲那些只适合成年人在场的故事,笑得前仰后合。

会中,谭海青说,按县委县政府的统一部署,乡风文明要从弃等靠要和好吃懒做这些陋习开始。接着他列举一些不良现象,如有的老人三四个儿女住着大房子,却把父母的户口分开,让父母住在黑呼呼的老屋里受苦,父母年老体衰,无收入来源。有的是真不想赡养父母,有的是为了沾扶贫的优惠政策。一个人的物质贫困可能只是一时,但精神贫困可能伴随一生。

大多数村民点头称是,有的甚至对号入座。

以案说法时间到。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谭海青走到吴菊花身边用鼓励的语调问道。

吴菊花点头。于是,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大家远离毒,赌,黄。她承受住了难堪,用满是信赖的眼神注视工作队,感恩从爬满皱纹的脸颊上散发出来。

她将所有的人生感悟汇成一句俗语:人的一生要平平安安,不要因做错事招来苦果。

她觉得,活在世上的人都应这样做人。她两次进监狱后,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和涵意。

她说:村民没有嫌弃我,工作队没有嫌弃我,还把我当亲人,把我家的事当自己的事。我觉得,千好万好,还是共产党好。现在,我已痛下决心与过去决裂。

李来才站起来则讲自己过去赌博的经历和痛苦,他诚恳地说,过去整天游手好闲,到处借钱赌博,总是孔夫子搬家——尽是输(),搞得穷困潦倒。

赌博打牌,莫想发财,时运不好,讨起米来。突然间,伍婶接过话这样一说。就有人噗嗤地笑了起来,说道:不准赌博是好事,我们都拥护。

村民个个听得入神,当吴菊花和李来才讲完后,大家发出啧啧的惊叹声,认同他们的教训。

看着纯朴的村民,工作队感到了自己的责任。以案说法是鼓舞人心与充满尊严的话语。尽管吴菊花和李来才的话语有些零乱,但他们用自己的教训为村民敲响了警钟。

这时,王大玉走到前面,大声说,上次在公路上撒泼打滚影响了工程,我当着村民的面向工作队向谭书记道歉。党的政策这么好,大江局给了我们村这么大的帮扶,修建村里的出山之路,这是我们雪云顶村祖辈的梦想,路通了,我们就脱贫了。上次动态调整时,虽然把我家纳入了贫困户,但是,我还是说,路修通了,我家就能脱贫,决不要政府和帮扶干部操心,我现在就申请脱贫。

说完她深深地鞠躬!她说,以前的日子中止了,新的生活开始。

5

谭海青和王贤江到县里开会带回两个消息,正好吻合了人们常说的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吴小弟被表彰为全县脱贫示范户,将在近期表彰,这也是雪云顶的巨大光荣。

另一个消息就是村副书记李友全优亲厚友,伙同亲戚套取国家易地扶贫搬迁资金,被开处党籍,由秀姐夫接任村副书记。

不正确使用手中的权利,的确容易让人打歪主意,甚至不择手段。李友全早就被乡纪委调查询问过好多次。好的是,他认罪态度较好,只是亲戚不肯把钱退回来,也害惨了他,几万块钱由他先贷款垫了。

出了这种事,谭海青喊上志明到李友全家去,已是傍晚时分。

李友全两口子正横眉竖眼,看起来正在干仗。

看到谭海青和志明,两口子才恢复了笑容,泡茶的泡茶,找椅子的找椅子。

谭海青把县纪委的红头文件递给李友全。

李友全的表情复杂地说,怪自己脑壳搭了铁,进了水。

谭海青说:乡里提出了要求,你要在群众大会上作检讨,这个你要作好思想准备坦然面对。

请尽管放心,我会真心改过。李友全说。

事到如今,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你们夫妻俩也不能因为这事吵架。谭海青说。

丈母娘养了个蠢舅子,我认栽,李友全又苦笑着说。我也是叫花子背不起三斗米——自讨的。

谭海青说,只要讲原则,不论是大数据还是纪委,都牵扯不到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没有把握原则。

李友全说,是的,是的。

谭海青走的时候对李友全说,开会时间定了再通知你,这几天就不要出远门了。

他自言自语地嚷道,自己害自己。并用手捶打着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