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 《雪云顶上》第二十章1、2、3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二十 

以案说法 吴菊花痛改前非

违纪受罚 莫友全后悔不已

1

吴菊花这次的行为赢得了村民的赞扬。

改正错误是人类的优点,前面曾提到她离群索居的过去。

起得一日早,要当三日工。起早贪黑是她的本份,也是她们家庭的需要。

话说吴菊花早上六点多就背个大筐子,装着十多只怏不拉叽的土鸡,高一脚低一脚往镇上赶。她等不及了,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昨天好好的鸡晚上就一个个病怏怏的呢,人若走背运,就连异类也要来欺侮。在这山路上,大脑来不及感知劳累,趁着四野无人,她终于涌出了眼泪。

离开家的时候,两个孙子还在睡梦中,她排除了家里的一切隐患,火源,刀子,棍子。准备了温水,饼干,确保门窗完全锁紧打不开,才匆匆忙忙把打不起精神的鸡装进筐子往镇上赶。

在拥挤的菜场里,她好不容易找一个地方放下背篓。急切地等着把这些怏起死气的鸡早些出手。

纯土鸡,没喂饲料的健康环保纯土鸡。吴菊花旁边的老人大声吆喝着,招揽顾客。

看着老人的鸡在被绑着双脚的情况下,还精神抖擞地扑打着翅膀,叫个不停。再看看自己筐子里的鸡,同样的纯土鸡,为什么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时运不佳,连鸡都不凑趣。吴菊花心里窝火极了,暗暗叫苦。

你这鸡是纯土鸡吗?是不是没有喂过饲料?一个穿着孕妇装的女子把吴菊花从不愉快的思绪中拉回。

绝对没有喂过一颗饲料,敞放在林子里的,跟野鸡差不多。吴菊花回避了鸡昨天开始打怏的事。

讲好了价钱,开始选鸡。

诚实守信,莫害人,害人必有恶报。村口那大红的标语在眼前越放越大,大得象一张网将吴菊花盖住。过秤时,吴菊花心里有些忐忑。

这个宝妈是要买土鸡炖汤补身子准备生产的。万一这些病鸡影响了宝宝健康怎么办?自己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姑娘,还有多久生呀?

一个多月

买几只?

想买四五只,坐月子的时候炖汤发奶。您能帮忙送一下吗?十分钟就到家了。

姑娘,我看你肚子尖尖的,应当是怀的儿子。怀儿子要多吃公鸡,旁边那个老人的大红公鸡好得很,你买他的吧。

卖瓜的说别人的瓜甜。姑娘有些纳闷。她低头看旁边老人的鸡,抬起头来时,吴菊花已背着筐子走了。

姑娘就一边笑着,一边与旁边老人讲价了。

吴菊花逃离菜市场,感到舒了一口气,心里踏实,陡然觉得天地多么大,又那么近。仿佛人与天地是连在一起的,你若做了错误的事,天是知道的。

她的眼泪一对一双地往下流,我上半辈子没有积德,有孽遭到自己身上吧,不要遭到儿女和孙子身上,让我的后代都平平安安吧。她觉得,一家人的不幸,都是她以前作孽得到的现世报应,她决心以后多做善事,换来福报保佑两个孙子健健康康。

她仿佛知道光明在哪里。

2

这是深秋的早晨,天蓝蓝,风凉凉。朝霞从山林升起,象焰火般美丽、绚烂,把小村包围。

那些自卑到尘埃里的贫困户,等靠要型的贫困户,被人们定义为难啃的硬骨头

吴菊花是前者。

她脸上的纹褶增多了七八条,但没有继续开展自杀的行动,为了两个小孙子,无论怎样没心情生活,也必须活下去。

知道吴菊花家的鸡得病,说是村民看见她把一筐要死不活的鸡背到镇上,又背回来了。

三十多只鸡得病,意味着两千多元的损失,这对于贫困户来说,就两字,惨重。

天气一直晴好,吴菊花再也没有萌生卖病鸡的念头,亏就亏吧,卖了是烦闷,相对亏损还踏实一些。

谭海青与志明和向群到吴菊花的家,她脸色木然地端着一小盆苞谷,在鸡舍前边喂食边观察着鸡群。五只死去的鸡丢在栅栏外的石板上,像一堆即将霉烂的枯草。 

吴菊花,谭海青喊到。

吴菊花转过身,漠然的眼神闪过光亮,一种希望如闪电般掠过。她放下手里的小盆,拿过放在鸡舍木桩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擦了擦手。

看着工作队的同志笑了笑,一只手遮在眉上,向鸡舍眺望,目光落在还能慢悠悠走动的鸡身上。然后,她伏在栅栏上往里边丢了一把青菜,喉咙中发出咕咕,咕咕的唤鸡声,没死的鸡子慢腾腾走过来啄食。

做完这些,她连忙扭过头来。说,这么早啊,各位领导。

吴菊花朝工作队走来。她说,以前给鸡喂食,它们都抖擞着毛,一出来就连跑带叫的,声音很大,昨天到今天,叫的声音很低了,有气无力的。

谭海青看着石板上的死鸡,说,听说你家的鸡得病了,专门过来看看。

她表情复杂地笑了笑,尴尬地而又诚恳地说:太谢谢你们了,你们这么关心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这些鸡,昨天死了八只,今早又死了五只。

兽医专家向群说,我来找鸡生病的原因。他捉了一只病鸡,摆弄着鸡的头,掰开鸡的嘴,又看了鸡的爪子……

吴菊花一直为昨天没卖这十几只病鸡感到踏实。要是自己为了那几百元钱害了人家孕妇,那自己真的是两块脸没得地方放了。

几十只鸡趴在树棒搭的架子下无精打采。

向群是个有趣而细致的人。他仔细检查了几只鸡,又检查了鸡舍和鸡活动的地方,化验了鸡粪便,若有所思地说,问题出在哪儿呢?

鸡受到惊吓没有?比方,野生动物进了鸡舍没有?周围有什么惊吓到鸡没有?向群问。

哦。吴菊花皱了一下眉说,想起来了,就在鸡生病的前一天,鸡舍旁边有人上坟放鞭炮,鸡子都拼命往圈里跑,当时也没有在意。

向群做出一个确定的表情说,问题就在这儿,放鞭炮使鸡受了惊吓,抵抗力下降。若先给鸡舍撒些石灰,喂饲料的时候把里面拌一些大蒜水,提高鸡的抵抗力就没问题了。 

这样一说,吴菊花悬着的心才放下,于是到屋里提来一桶石灰水,洒在鸡舍里,再给鸡撒一些玉米,掉几把青草。

未必鸡也跟人一样,吓掉魂了?按说自己养鸡也是很精心的。吴菊花对向群的话深信不疑。她一边怨恨自己没有用,一边后悔,村里搞养殖培训时自己为什么不去好好学一哈呢?

本来有的鸡可以缓过气来的,你昨天背到镇上一折腾,就完啦,以后在养殖上出现状况,你别那么急,先找向群问一问,他是畜牧养殖专家。谭海青对吴菊花说。

唉,我怕给工作队添麻烦。吴菊花满是忧愁的眼睛慢慢舒展了。

你把鸡养好,能赚钱,就是对工作队最好的回报。不存在麻烦不麻烦。谭海青安慰吴菊花道。

这鸡也没什么病,早上那十几只鸡若是卖了也可收回几百元钱呢。向群对吴菊花说。

吴菊花茫然地点点头。

向群又介绍鸡得什么样的病会是什么样的症状,哪样的鸡肯长,哪样的鸡肯下蛋,哪样的鸡肉质鲜嫩等。

吴菊花真是佩服极了,她苦笑一下,拍拍身上沾的苞谷灰尘,讲了早上卖鸡,又生怕祸害别人的经过。

大家对她有了全新的认识。工作队了解清楚鸡得病的原因,是有人在鸡舍周围放鞭炮。这些生活在深山里的鸡,从没受到过惊扰,哪受得了鞭炮的巨响呢?谭海青想到这一层,更觉得需要禁鞭。

谭海青走到吴菊花跟前,用商量的口吻说,吴大姐,村里开乡风文明大会,有几个村民代表发言,我们想请你作个发言,怎么样?

怎么发言?这一折我哪门搞得来?吴菊花有些诧异地望着谭海青。

其实也很简单,就把你的经历,感受讲给村民听。让村民受启发和教育。

吴菊花自认为是工作队和村民嫌弃的累赘,有什么颜面接受帮扶呢?然而,工作队一次次上门来帮扶,无论自己什么态度,都没有被嫌弃,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工作队的要求呢

这次,她彻底惊醒,对谭书记说,我会把自己当初脑子里那些荒唐的发财梦,如何上当受骗,如何走上犯罪之路的经过细细地讲给村民听,希望村民莫走我的老路。还要讲我的鸡就是被上坟的鞭炮吓出病来的,有利于促进禁鞭。

她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自己遇到贵人了,满心的欢喜。

精神贫困要用乡风文明来医治。起先,一讲起乡风文明,村民以为不打架骂人,不违法乱纪就是乡风文明。

工作队使出浑身解数耐心宣传乡风文明,村民逐渐理解,不放烟花爆竹,不整无事酒,包括衣着干净整洁,家庭环境卫生内容。

转眼之间,乡风文明建设已有半年之久。村规民约在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3

工作队和村支两委一直在谋划,如何把家庭卫生也融入到乡风文明中去。

工作队见缝插针地推进乡风文明建设,有一种让村民难以抗拒的力量,成效明显。

而对于象王文革家房前屋后不打扫,甚至碗都不爱洗的极少数村民,就交给了秀娃儿。对于一心想为村民做点事的秀娃儿来说,她有的是办法。

一天,秀娃专门到王文革家去宣讲乡风文明,在他家房前屋后转了转,天老爷,不光房间没扫,连碗都好几天没洗了,她说: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谈一哈。

心直口快的秀娃儿怎么啦?说话还拐弯抹角的。王文革的老婆把留海往旁边撩了撩,等着秀娃儿继续往下说。

秀娃儿道:你们抽时间把锅碗瓢盆洗一下,只怕几天的碗都摆起的,把家打扫干净点儿住起也舒服些嘛。

唉呀,秀娃儿,你是么意思,是嫌弃我家吗?王文革的老婆陡然变了脸,抱着双手生气地说。

哪个嫌弃你嘛,我是说,现在全县都在搞乡风文明,我们要把环境卫生搞好。秀娃儿轻言细语地说。

我不洗碗不扫地是我的事,又没影响到哪个。

房前屋后打扫干净,锅碗瓢盆洗干净,这也是乡风文明的重要内容。你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呢?

唉哟,我影响乡风文明了吗?莫拿乡风文明来压我。再说,我不扫地,不洗碗,是我的事哈,我喜欢摆在那儿,我又不请哪个在我屋里头来。

面对王文革老婆机关枪一样的回击,秀娃儿思忖,没得办法,来个激将法吧,她把轻言细语变为高八度:

活见鬼,你个懒婆娘,是不是要把全村的人喊到你屋里来出你的丑?

秀娃儿的气势压倒了王文革的老婆,她不做声了,径直往灶屋里走去,不一会儿就传来碗盏声。

每过一段时间,秀娃儿就在全村搞一次环境卫生检查突然袭击,对于不讲环境卫生的,一律用手机摄像,并在村委公开栏红黑榜上公开。

杨蜻蜓和王文革两家上榜了,不同的是,杨蜻蜓家是红榜,是村民学习的榜样,那林多多笑声空前的响。而王文革家呢,是反面教材。他们俩口子几乎把头低到胸脯上,脸红齐脖颈。

有时候,搞偷袭,有时候又大张旗鼓地说,明天又要开始搞大检查了。于是有准备的人就成了正面教材,没有准备就立即开始叠被子,大扫除,多么有趣的方式呀。

在后来的日子里,村里流行一句话:快叠被子,快点扫屋,秀娃儿来了。

王文革家现已上了红榜,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似乎是在悔过自新,又似乎在为脱贫奔小康的美好生活提前打好基础。对于他们家的表现,向群笑道:秀娃儿的激将法真有效,早知如此,何必口干舌躁宣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