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纪录· 老挝塔瓦寺的早斋

20191216日,我从万象出发,向北沿着中国援建的13号公,行程160公里,到了南松河畔的万荣县。这个山区小县城水秀山清,民风纯朴,中国人称之为“小桂林”。

1+.jpg 

清晨,我在大街上看到不少化缘的和尚,最多的一行16人,他们依次接受施主的布施。路过塔瓦寺,又幸运的看到了施主集体礼佛、和尚们吃早斋的“盛况”。

2+.jpg 

一般情况下,和尚清晨化缘来的食物是非常单一的,如米饭、用叶包着的粽子、红薯、面包、水等。但我在塔瓦寺看到的斋饭,除了从街上化缘来的食物外,还有11个老年施主送到寺庙的菜肴。

只见一位大娘将不同的食品分别盛在一个个小瓷碗中,再集中放在8个大金属盘里。我数了一下,一个盘里有11个小碗,里面不仅有芋头、菜心等素食,竟然还有鱼和肉。由于来自多家,又集中在一起,所以品种很多,显得十分丰富。

4+.jpg


11+.jpg 

斋饭摆好后,和尚们按尊长依次排列,盘腿端坐在蒲团上。施主们面向和尚一字排列,席地而跪,点燃蜡烛,双手合十,俯身低头礼拜。

一位老婆婆偻着身子,哆哆嗦嗦的点燃蜡烛,缓缓举起左掌,又用右手哆哆嗦嗦将小瓶的清水倒入碗中。那一丝不苟的神态,那发自内心的虔诚,让我感动,让我怜悯。

7+.jpg

信众信佛、礼佛,祈求得到佛祖的护佑,是不能简单认其为愚昧的。作为一个信徒,有信仰的滋养,有精神的寄托,即便生活在困苦之中,内心也是光明的、满怀希望的。

施主们礼佛后,和尚们一起和唱经文。内容不知道是礼赞佛祖,还是感谢施主,整个佛堂唱声回荡,气氛肃穆。

仪式结束后,和尚们三五人席地围坐。有小和尚将斋饭恭敬的送到老和尚处,施礼后再回到自己的位置。全体和尚又一起唱经后,才开始“过堂”(早斋)。

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我多次看到和尚化缘,但从未见过他们吃斋饭。由于佛陀涅槃前做过不可吃肉的开示,出家人禁荤,吃百家饭的和尚只能素食。我想,和尚们的斋饭里是不会有鸡鸭鱼肉的。

9+.jpg

寺的早斋虽算不上奢华,但毕竟有鱼有肉。在老挝这个还不发达的国家,很多百姓还贫穷、贫困的今天,寺庙的这种“宴席”就比较另类了。

 

不过,从参与的和尚、施主人数之多看,从仪轨的繁琐、庄重看,我揣摩这一天可能是佛的某个节日;亦或是不同寻常的诵经念佛日,如十五、三十的半月诵戒;亦或是应施主之请,大众集体做道场祈福。

塔瓦寺的早斋不可能天天如此吧?

 

塔瓦寺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寺庙,但外观金碧辉煌,内饰也富丽堂皇。较之寺庙周边的简陋民居,宛如皇宫。

塔瓦寺殿内有精美的佛教壁画,彩色地板砖上铺着红地毯,和尚们打坐的是带靠背的、镶着金边的软座,有落地电风扇,有桶装的纯净水,还有时兴的餐具。

12+.jpg 

我不信佛,但略知“戒物欲”的佛教理念,如克制各种物质欲望、精神欲念的五戒、八戒、十戒等。塔瓦寺的“豪华”,以及和尚们早斋的“口福”,几乎颠覆了我寺庙清贫,和尚清苦的一贯认知。

1578389788524770.jp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周家华,1951年出生,湖北洪湖人。副研究员、主任记者。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会员、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水运报社记者、副社长;长江航务管理局党委宣传部部长;《长江航运》杂志主编。出版有新闻文学作品选集《沧海擷浪》、摄影作品选集《镜头视野》,《京杭运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