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阿坝放牧灵魂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705.jpg


在我看来,任何形式的旅游,都不如呼朋唤友利用闲暇的时间放牧灵魂。 在山间,在河畔,在草原,在属于自己的时空中,看苍天之上白云的飘逸,看大地之上万物的从容,在一泓水的清净中看清自己。

去阿坝更是如此。阿坝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位于川甘青三省交汇处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0915.jpg


明知道之于阿坝,之于那处圣洁的土地,我只是匆匆过客,但我还是沿着诗意的路标去了。

明知道阿坝只是一处梦想抵达的地方,我的肉体凡骨难以融入,但无法拒绝的诱惑牵着我循着地图上的那个点,还是去了。

明知道那处魂牵梦绕的地方,只能是一场浪漫的恋爱,而不是我的生活和恋人,但我依然不惧路途遥远、高原反应,不惧晕车的难耐,还是去了,并且把去的时间选择在2020武汉疫情后的七月底八月初,就这样我随湖北8388户外旅游自驾车队出发了。


稿定设计-2.jpg

8388车队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6-091132.jpg

本次户外旅游人员留影


我知道,之于阿坝,之于在心里一隅经历很长时间远眺的阿坝,它就像一粒早已经植入我心田的种子,迟早会发芽、生长,任其丝丝缕缕的藤蔓延伸,并会载上我的灵魂跋山涉水。

无数个夜晚,梦中阿坝的那些带露的小草、静静绽放的小花、郁郁葱葱的大树,以及牦牛、寺院、喇嘛、转经筒,都像一个个无法摆脱的咒语,令我痴迷。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042.jpg


从千里之外的武汉出发,一寸一寸向它靠近,一路上散发着草原气息的秋色,激动着我和同行的伙伴们的视觉。

车轮同时间赛跑,我们不时地停下,用镜头记录沿途的风景。在相互交流中,可以看出这些风景就是每个人的内心。

车轮沿着逶迤的道路奔驰。车窗外,白云追赶着白云的天空中,溪流交错着溪流的大地上,万物景象带着呼啸,被我们的视觉摄入。

高原与高原的差异在内心发酵,使旅途有了别样的韵味。我们一路谈笑高歌,在一声声惊叹中,享受着万水千山的诗意。 

色苍茫中,我们抵达阿坝一家名为“聚德的宾馆”,冥冥之中像是上苍安排好的一样,在景色如画的夏天。放下行李,我就开始在附近的村庄晃荡。

我用心打捞着这方厚土承载的人文和历史。我要撬开埋藏在经幡中的声音,它在我的耳畔游弋了很久;我要掠走一匹青色有角的牦牛,它在梦中驮着我进入一条万花筒般的峡谷;我要坐在高山之巅,把自己晒成一团白云,在无垠的天空中卷舒;我要将自己想象成一条河流,翻山越岭;我要将自己想象成一只羚羊,在广袤的草原上自由奔放……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609.jpg


山巅、路旁、河边,五彩经幡上的经文,宛如流淌在阿坝大地上的溪流;微风徐徐,飘动的五颜六色诉说着阿坝的盛情。看到这些景象,我感到每片经幡上、每个转经筒中都藏着日月乾坤,所散溢出的气息沐浴着万物生灵,积淀出“道可道,非常道”的那种深度和厚度……

在阿坝,一天之中能感受到四季风情。河岸上的牦牛反刍着自己的心事,它们早已经被弥散四野的诵经声浸泡得大彻大悟。

色宣告着一个季节的来临,山水相依暗示着万物生存的秘密。所有生命的存在,在时光中舔食着雨露秋霜,聆听溪水欢快的吟唱。

身披红袍的僧人,天地在心,他们是一个个传承民族文化的使者,行走在经典中。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159.jpg

 

眼前是一条河。一条河的两岸风景不同。谁度我到彼岸,用爱的温暖包裹被世俗冰冻的内心,用真情平静我烦躁的生活。

转动经筒,转着日月,一天,一年,千年,万年。在牛粪的烟火中,将慢长的时光揉进糌粑,让时光发酵时光。点亮酥油灯,默默许下和你相约的愿望。待到相会的那天,我们在草原深处,倾听活佛的叮嘱。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321.jpg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510.jpg

 

亲历阿坝,我感到自己像静卧在被佛经浸泡过的山野中的一头牦牛,在夕阳的轻抚中,在细雨的缠绵中,在月光的滋润中,在雪花的吟唱中,反刍着阿坝的耳闻目睹,品味着阿坝的物象人文,使思绪的味蕾亢奋。

想到了梭罗。他在瓦尔登湖畔筑屋而居,远离红尘,仅靠人们意想不到的一点物质,居然喂肥了那原本枯寂的心地,成就了一部在全球产生影响的《瓦尔登湖》。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900.jpg


他在书中说:“多余的金钱只能购买多余的物质,正的生活所需,是不需要钱的。”从字里行间悟出,我等之所以生活得恐慌与急迫,是把追逐名利和多余的物质,当作人生的目的了。

亲历阿坝,我品味着有关阿坝的信息,倾听着繁星絮语;感受着在阿坝追云沐雨的瞬息万变中的世事变迁,顿悟出母亲那句“不走的路也要走三遍,不用的人也可能用三遍”的前瞻内涵。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800.jpg


我隐约感到,我会在不同季节踏上那条通向阿坝的路。我也明白在阿坝,只要有耐心走向时间的深处,一切都会自行化解,一切都会有新的开端。

这个夏天的远行,我找到了安放心事的地方,找到了安放匆忙脚步的地方……

稿定设计导出-20200804-061949.jp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汤令,1967年生人,供职于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东湖小学,区语文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一直以来的文艺青年,年轻时候起笔耕不辍,诗歌散文发表为多。近年来游记写得多,写游记的动力缘于孩子,都是带孩子走过的地方,游记作为一份挚爱的载体,留存给孩子。游记媒体发表的多,摄影作品也多次获得大奖,追随的粉丝大有人在,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的旅行口号是带上最简单的行李和最最丰盈的心随时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