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夜话· 美容前之悟

我的美容观人的身体,每一个部位,甚至一颗痣,一条皱纹,都是极其协调地配合在一起的,这如同大自然所形成的山丘、河流、洞涧、树林一样,它有它的风水。人体也有风水,随便去改造,就失去了和谐,也失去了特点和标志。

未命名图片 (2).jpg


看一美容广告,忽有忍俊不禁之感。

镜中分析一下,从眉毛到眼睛,从眼睛到鼻子,再从鼻子到嘴巴,我真是长的太随便了点,可以说无一处标致,无一处能达到审美标准,看来我确实需要大张旗鼓地改头换面了。

长这么大,才知道自己并不美丽,幸好有美容广告对照着提醒,要不然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的缺憾,那真就是永远的缺憾了。

还犹豫什么?马上行动,换!什么都换!坚决换!换他个片甲不留!

先换那眉。想起有关美眉的典故,恍然大悟,本人是眉不清来目也就自然不秀了,绝对应该修理修理。

据广告上说,目前最为流行的应该是切眉术了,四五十岁的人比较适合做这种手术,我确实属于此人群范围。切眉,按照我的理解就是把眉毛连皮带肉切除,待伤愈后在不毛之地上另外纹上一条高高上挑的假眉毛。也许这样的眉毛能适合我?我照着镜子,试着把眉毛向上挑起,天,好一个秀眉倒竖、刁蛮刻薄的女妖,我急忙把表情调整好——那不是我,我可是淑女型的。

未命名图片 (1).jpg


想起我的一个姐妹切眉后,眉毛一根不剩,后纹上一条咖啡色的,实在不敢恭维,我不禁犹豫了起来。我觉得,中国人是黑眼睛,理应搭配上黑眉毛,这才配套。尽管我的眉毛谈不上美,但它适合我,我舍不得改变它,还是对付着用吧,不有碍观瞻就行。

眼睛呢,确实有换的理由。很幸运,父母遗传给我的是一双大眼睛。一觉醒来,感觉左眼皮很不舒服,照镜子一瞧,吓了一跳,左眼睛突然变的又大又亮,贼溜溜的,而且和右眼极不协调,原来多出了一道双眼皮儿!那时候,甭提多好玩了,两只眼睛一大一小,怪模怪样的。

听大人们说,右眼皮慢慢就会变的和左眼一样的,于是我等,谁知,一等就是一年多,这个变的过程太漫长,也就是说,这难言之隐让我一忍一年有余!而接下来的事情更麻烦,一双眼睛总也不能达到步调一致,左双,右就单,左单,右又双,总而言之,对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样的眼睛大有改造为真正的双眼皮的必要了。但是哪只眼睛需要处理呢?如果全部改造,这两眼睛今天变这个,明天变那个的,势必会出现有一只眼睛处于双双眼皮的状态。处理左边的呢,如果到左眼变双,右眼变单的时候,岂不更糟?反之亦然。

未命名图片.jpg


突然想起了中国的园林艺术,讲究的是不对称之美,很多朋友都说我的眼睛看起来很妩媚,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我想,人家明知道我眼睛有缺欠,却这样说,那一定是在安慰我呢,但我宁愿信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缺欠美吧。

再说说我这鼻子,这个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但我想起了隆鼻术。中国人的鼻子小巧而平直,不符合西方人的审美习惯,而我正好拥有了一只标准的中国鼻子!设想一下把鼻子垫高的我的形象,绝对的西化,绝对的欧版,绝对的有风度,那叫洋气,那叫时髦。但转念一想,这高高的鼻子与我这中国式的眉眼以及中国式的身材一配套,肯定会不伦不类,看来中西合璧也不一定是最完美的事情,还是用我这原装鼻子较佳。

眉毛、眼睛、鼻子,终于在我的激烈的思想斗争下保存了原有的特色。而我最最不满意的,那就得是我的嘴巴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嘴巴和牙齿同时不尽人意,这个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而且刻不容缓。

未命名图片 (4).jpg

最为关键的是先解决两颗门牙稍微偏大给我带来的不雅,本来嘴巴没有毛病,而这牙,却总是在我笑的时候不自觉的展现它们的风姿,影响全局,真是大煞风景。所以,为了美观,我不得不经常抿嘴微笑,装扮得十分的小家碧玉,笑,坚决不露齿。

但本人性格又开朗有加,所以经常出现“破口大笑”的情况,那时候,就会想起有人调侃时候说的话:“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你还出来吓人,那就是你的错了,你再笑着吓人,那你就是错上加错了。”我真对不起观众啊。这两个给我带来麻烦的东西,要它何用?拔它没商量!

拔牙,先一定是得“狗窦大开”的了,时隔几个月后才可以再镶上两个烤瓷制品。一想到这,我就难过,那实话实说里的宋丹丹缺牙少齿的滑稽相,让我一再动摇我“移山”的念头,不妥不妥,咱丢不起那人,咱遭不起那罪,还是免了吧,除非是不小心跌掉的,否则就将就到它们自行脱落吧,不就是俩牙吗,好几十年了,人家帮我啃这咬那的,也算立下了汗马功劳呢,咱可不能干那卸磨杀驴的不仁不义的事啊。

思前想后,我豁然开朗,这眉毛,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巴,是上天特意给我配备的,这是成套设备,牵一发而动全身,动任何一个物件都会使我丧失自我。

它们已经伴随我走过五十多个春秋,在我的喜怒哀乐中,它们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们越来越和谐,越来越适合我,我就应该有着这样的眉眼口鼻,否则那就不是我!

 其实,“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毁伤”这条古人的遗训,自然有它的道理,只要我们自己觉得过得去,不影响市容也就可以了。不管美也好,丑也罢,天然去雕饰,和谐才最美,天然本身就意味着和谐,人为的改造永远是失谐的。

 如果我们不是相貌缺欠,最好不要把自己的脸当成试验田,弄得面目全非,那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观众的事啊。

女人是赤裸的,女人却最善藏。藏着的部分以藏显露,如特别讲究服装要体现出线条;露着的那片脸上因为有五官,五官像阿拉伯数字,组合了就是号码,脸还要化妆,亦藏欲更露。

我们把画画叫美术。爱美,也就是爱画,于是女人将脸当了画布。动物皆有以美羽美纹美声来吸引异性的,说到底,美的实质的东西是性。如果世上没有女人,男人是不会去修建厕所,世上没有了男人,女人也不会去化妆。

不把真面目示人,这就是女人——见人不化妆,是不尊重对方呀!——性的虚幻下的活动里,男人需要假,女人就制造假。女人假到最后,真作假时假亦真;自己也怀疑了自己。一个女人说她画眉,哪日没有画了,就感觉没长了眉毛。

未命名图片 (3).jpg


化妆的盛行,使女人越来越失去自信。谁还敢素面朝天?“女容为悦”从古代一路喊下来,现在似乎已是生活得越好,物质越丰富,女人的所悦者越少,情爱越难得。因为现代城市的女人就比乡下女人化妆得严重。女人们喜欢比喻月亮,说是明镜,是玉盘,是天灯,是夜之眼,比喻得已不知月亮到底是什么了;女人们都在形容,形容到不知什么身份什么年龄,戏永不散场,演员满街走。

未命名图片 (5).jpg


其实,女人用不着化妆,化妆应为男人的事,如鸟兽中的凤,雄狮,公鸡和鸳。女人的化妆已经是违背了自然规律,轻贱了自己,更不必割这样填那样再做美容手术。

人的身体,每一个部位,甚至一颗痣,一条皱纹,都是极其协调地配合在一起的,这如同大自然所形成的山丘、河流、洞涧、树林一样,它有它的风水。人体也有风水,随便去改造,就失去了和谐,也失去了特点和标志。

上帝既然造了我们,我们应该自信。

1596579993512287.jp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汤令,1967年生人,供职于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东湖小学,区语文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一直以来的文艺青年,年轻时候起笔耕不辍,诗歌散文发表为多。近年来游记写得多,写游记的动力缘于孩子,都是带孩子走过的地方,游记作为一份挚爱的载体,留存给孩子。游记媒体发表的多,摄影作品也多次获得大奖,追随的粉丝大有人在,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的旅行口号是带上最简单的行李和最最丰盈的心随时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