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十五章3、4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3

三月逢春好盘花,满山阳雀叫喳喳。

一来报知阳春节,二来催动种庄稼。

金田明哼着歌儿,他一头花白的头发剪成短平头,歪着身子,一只腿曲着,一只腿直直的坐在地里扯草,看起来非常吃力和别扭,但做得十分投入。

一个小土块轻轻飞过来落在金田明身边。

他扭头一看,谭书记来到地里。

哈!哈!谭书记是你呀。金田明叫道。

好哇!我来帮你嘛。谭海青笑笑,拿起锄头帮着除草,他卷起裤管,露出小腿肚,还把衣袖卷得肘弯以上,给人一种庄稼汉子的气派,在明朗的田里好比一幅画。

老金看到谭书记做得辛苦,就过来抢谭书记的锄头,让他休息一会。

你们天天劳动都不累,我一时半会能有多累呢!

谭海青继续帮老金清沟除草,锄头与泥土撞击发出嚓嚓的声音,动听而有节凑。

老金说,谭书记,你不仅成为了雪云顶的村民,还变成个地道的庄稼把式。

谭海青道,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嘛。说这接到志明的电话,说督导组已开始入户,问工作队是否准备些汇报资料。谭海青说,我马上过来商量。

李明树一切从头开始,圈里有猪羊,地里有贝母和果树,显示了他多年窘迫生活之后的巨大变化,他相信自己有福星高照。

儿子李来才也开始搞一些正事。他把牛赶上山后,在贝母基地满头大汗地除草清沟,干得腰酸背疼,手上起茧。这时,突然有声音从林子里传来,是悦耳的男中音。

前面地里有人呢,我们过去看看。

他转过身,停下手里的活,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因为三个干部模样的陌生人已站在身后看他劳动。

其中一人介绍说,我们是县里专门督办精准扶贫工作的,想详细了解一下你们家的情况。

李来才一时语无伦次。这也难怪他在有生之年,哪见过干部到地里来跟他搭讪呢?咳咳两声之后,假装稳腔稳板的样子说:我是贫困户……我这田里种的是贝母。

督导组的干部问你们家什么原因贫困,享受了哪些政策,工作队到你家走访没,制定了什么脱贫规划?

李来才一五一十地作了回答。

他们请李来才带他们到村里其他贫困户看看。放下锄头,搓了搓手上的泥巴,他带督导组的同志往金田明家走去。在他看来,金田明家最贫困。

自工作队驻村以来,金田明像换了个人似的,天天没命地种药材,种林果,放牛羊,打算一年就脱贫,成了村里脱贫致富的带头人。

4

金田明半蹲着,一手拄拐杖,一手扯草,他的背驼得象背着个大包,显然是个累了一辈子的地道农民。

他劳动的样子,让督导组同志深深感染。

你好!我们是督导组的,专门来看看你家产业发展情况。

老金到底是老高中生,自然知道督导组是做什么工作的。

金田明扔下手里的锄头,杵着拐杖慢慢走过来,对督导组介绍,我妻子患心脏病,贫贱夫妻百事哀,少一个劳动力,多一个病人,本就穷苦的日子更加稀烂。我家以前的日子可说是水煮石头——难熬。感谢党的精准扶贫好政策增强了我们生活的信心。

他专门介绍工作队扶贫的故事,称赞工作队干部是算盘子进位---以一当十。

那位个子不高看起来象大学生的干部从包里拿出两百块钱往金田明手里塞,老金说什么也不要,推来推去时,另两位同志也都往老金手里塞钱。

最后三个人把钱放到老金的锄头边,三步两步就跑到田边的路上了。老金跑也跑不赢,喊也喊不应,拿着钱楞楞地站在那儿,激动地直抹眼泪。

督导组同志谈论着今天的开心事,回忆着暗访中两个贫困户的情况,心里一阵畅快,不由脚下生风,走路轻快。

吃过晚饭已是晚7点多,小个子建议再走访一非贫困户。大家支持他的主张。

这时,门外传来村民的嚷嚷声:

天老爷!这进度太慢。

我马上就要搬迁了,现在怎么还没得一点儿动静呢。我家里怎么就少一个人的指标,差二十五个平米呢?

说话的村民大约五十六七岁。他对王贤江说:你要是不解决的话,我就在你场坝里搭个棚住起。

嚷嚷的村民是在县城餐馆打工的一个贫困户,他们家享受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政策,这次休息回来搬家。

王贤江要上前劝阻的,听说要在场坝里搭个棚这句话,感到很恼火……以前讲了那么多道理,因为他儿媳已和儿子离婚,当然不能算他家的指标,难道他没听懂? 

那位村民站在门边说:现在有驻村工作队,还有上头的领导,我就是要来反映情况,我有意见。

啊!很好。有意见,你提啊。王贤江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装着没听见王贤江的话,面对督导组,再面对谭海青,一副在督导组面前出村干部洋相的样子。

大家专注地看着他。

谭海青对闹得不可开交的村民说:你儿子离婚了吧?

是的,离了。

你觉得易地搬迁安置应当给你已离婚的儿媳妇一个指标?你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是这个意思,难道我儿子现在离婚,以后就不结婚吗?

对不起,这不符合政策规定。谭海青断然否定了他的要求,并批评其要在村书记家场坝搭个棚的想法。最后又耐心地给他讲解易地扶贫搬迁政策。

唉也,谭书记,我对你又没得意见,原来是这样。这么说……

有的贫困户真是不知道感恩,再也不能惯使。王贤江大声说。

这句话说得一针见血。那嚷嚷的村民,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最后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转身对督导组的同志说,这与工作队没得关系,主要是村干部对贫困户的认定,蛮多村民有意见。

秀娃儿这时直接发表了看法,她对那村民说,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大家都知道,你就不要再扯皮拉筋了,无理取闹对你们一家都没什么好处,以后,你们子女都会受影响,别祸害你家一双儿女。秀娃儿一开言,那村民似乎有所收敛,他想,是啊,说什么也不能影响自己的孩子。他目光一直朝下,脸上很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