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十六章1、2、3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十六

铁心不变  王贤江奉献宅基 

横直往前  李来才变成飞蛾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1

帮扶工作忙碌而愉快地往前移,田里的贝母、枸杞,圈里养的牛羊和生猪就是证据。

新发展的产业到底怎样?有必要做个详细调查,做到心中有数。

驻村工作队和村干部便行动起来。

五月底的一天,晴朗的天空是那样澄澈。谭海青,志明和向群审视着产业发展摸底调查数据:贝母、李子等林果种植面积、牛羊生猪和生态土鸡,药材面积等,都分别翻了几番。

谭海青看着统计资料,思绪万千!扶贫送志气,形成懒惰耻辱,勤劳光荣的意识,这种方式是成功的,效果开始显现出来。

还要加油。你们觉得呢?

是的。志明和向群同声回答。

谭海青提议,把贫困户家的劳动力,发展产业的面积,养殖牛、羊、鸡、生猪的数量打印出来,在村委公示栏张榜公布。让贫困户相互比较,增强竞争意识。

向群说,谭书记真会激励人,以前是送志气,现在转为比志气

三个人很有获得感地哈哈大笑起来。

谭海青合衣躺在床上,拿出扶贫手册静静地望着窗外,任凭自己的想象自由驰骋。来雪云顶之前,大江局领导找他谈话,派他到雪云顶任驻村第一书记。当时,是激动还是压力,他自己也说不清。

初到雪云顶时对这里贫穷的印象一直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回。水电路基础设施,阵地建设,留守儿童,不上进的贫困户,累得趴下的贫困户,都让他揪心。他从农村出来,虽多年在大城市生活,但怎么也忘不了泥土的芳香!

当初驻村时,领导安排他驻两年后就回单位,可能会到更重要的岗位任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动力。他更期盼着自己能在精准扶贫的战役中干出明堂。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

而现在,他坚定了信念,雪云顶不脱贫,他就不脱勾,至于两个年青工作队员,服役一年后就让他们回原单位奔前程吧。

这么说,谭书记,你是要让我们先回单位了?

谭海青点了点头说道:这是组织上的安排。

谭书记,起先,我到这儿来驻村……是想碰碰运气,说得确切一点,跟村民说的镀金差得不多。但我现在已到了离不开雪云顶的地步。

天哪,为什么当初和现在,我们俩的想法都一样的?志明打量了向群一眼,说道。

谭海青望着他们俩,问道:那你们都愿意坚持到2020年雪云顶与全国同步小康?

那是必须的,以后,我们再不要谈这个话题。这是志明的观点。三个人都点头称是。

2

入夜,乡村诗人志明又在吟诵他的《五律山村扶贫》:

风和山野春,枝绿树添神。欣遇田承露,何忧骨瘦身。扶贫堪大计,圆梦踏飞轮。又见枫情火,秋光硕果存。

晚上九点多钟,谭海青躺在床上又爬起来,想着公路建设以及易地扶贫搬迁的事。

这时,志明看到谭海青房间里有人影晃动,便轻脚细步地走过来,轻拍两下门,捏着鼻子学猫叫,以为会吓谭海青一跳。

他等在门边一分多钟,没有动静,正要离开,谭海青轰地把门打开:

得,得,哪来的怪物?

天老爷,你吓着我啦。志明说。

既然你找上门来,那就马上出发吧。谭海青拿着手电,直接拉志明往外走,说是要找王贤江。

这个时候去干什么?

关于集中安置地基的事。

两个人敲开了王贤江的门,他正准备洗脚睡觉,没想到谭海青和志明这么晚会到家里来,连忙给端上热茶,显得特别亲热敬重,并问谭书记这么晚来一定有什么急事?

想跟你商量集中安置小区宅基地的事!谭海青道,你把家里宅基地让出来做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的事,还没给你老婆商量好吗?

不用商量,我就是告诉她。

她会同意?

她,会同意,有意见,保留。

该怎么补偿得按规矩办,你不能个人太吃亏。

谈了一个多小时,王贤江说,我给你们煮洋芋面条吃。

来的时候看到有野猪,你送我们一段路,比吃洋芋面条还来事些。

晚上浮云飘过,月亮憔悴起来,风呼呼地吹,像幽灵在呐喊一样,令人生畏。

谭海青和志明急步往回,村里的狗仍没有吱一声,它们精得很,听熟了说话的声音,听熟了走路的脚步声。

王贤江把他们俩送走后,心里开始纠结起来,让出宅基地的事,是不是干脆不告诉老婆,既成事实再说吧。他又疑惑自己,毕竟是个男人,哪能遮遮掩掩的,只是告知而已嘛,她反对或是支持是另外一件事。

3

近半年来,由于村里事多,王贤江没时间管孩子,老婆常常感到愤懑,他只能忍受她的这种无可奈何的气愤。

他又想,谭海青作为大江局一名副处级干部,为什么能如此卖力地在穷乡僻壤做驻村第一书记?村里搞好了他享不了福,村里搞不好,他工资一分也不少,自己作为村书记有什么理由不做出大的贡献呢?

想通了这些,王贤江心里踏实。

招呼娃儿吃过早饭,王贤江要娃儿进里屋写作业,又对老婆说,你带娃儿怪辛苦的,拿点钱去自己买条好看的裙子。他边说边递给老婆五百元钱。

老婆不接。有什么事?莫在那拐弯抹角,莫在我面前绕。

王贤江道,就是我们那个宅基地,现在反正不起屋,村里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没得合适的地方,我们先让出来,要不要得?

他老婆泪流满面地指着王贤江,你脑壳哒了铁,进水了?竞然为了这事,把自己家的宅基地让出去。哦,你原来早就在打这个主意?你两个儿子呢,就住在这旧屋里一辈子,精准扶贫,也不是要你这个村干部私人来扶,你不当这个村干部会死人啊。

你能小声点吗?王贤江指指里屋,两个孩子正在写作业。

他老婆故意大声说,你还晓得有两个娃儿啊,那个地基是表叔帮忙看了风水的,前面对着笔架山,大娃儿,二娃儿都还在读中学,我还指望他们有出息呢,你打死我,也不同意。

你晓得嘛,谭书记为村里修公路的事,搬迁安置的事,急得头发都白了许多,病了也不回家休息。再说,我们又不是没得地方起屋。我保证找个比这个地方更好的宅基地。

他老婆想,以前家里但凡有口角或意见不统一,哪一回不是王贤江让步呢。谁曾想,这次,王贤江就是瞎子吃秤砣,铁了心。

他老婆不吱声。王贤江说,你不做声就是同意了,我去给谭书记汇报了。

王贤江发着誓言,尽早的落实集中安置小区的地基,尽早动工,再不为易地搬迁作点什么,就对不住工作队,对不起精准扶贫的好政策。

驻村工作队在雪云顶注重以情感人,真情帮扶,一桩桩、一件件令村民感恩,如今,村里人人都怕对不住工作队,个个都愿尽力!

啊哟,谭书记你倡导打感情牌促进工作,真的是上上策也!向群拍着手总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