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雪云顶上》第十六章4、5

编者按:长篇小说《雪云顶上》描写的是大江局工作队前往雪云顶村开展扶贫攻坚的故事,为打造精品,该小说前后修改了28稿。面对重重困难,作者塑造了扶贫工作队员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事业来做的整体群像。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口语、歇后语精彩纷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个性突出,形象栩栩如生。这虽是一部小说,也可以当作精准扶贫的蓝本来读。本网特予以连载,以飨读者。

大美绿图片.jpg+.jpg


雪岩顶.jpg

4

时间就跟赛跑一样,眨眼过了一个多月。

扶贫难以把不怕穷的人扶起,就象你永远喊不醒一个假装睡着的人。

李来才一会热情高涨,一会气馁灰败,似乎不搞出个一波三折就显不出他的能耐一样。

五魁首哇。

哥俩好哇。

四季财呀。

李来才的眼皮像缺水的树叶怏怏的,睫毛乱蓬蓬的。他努力地打起精神划拳,他不能睡觉,借的钱输得差不多了。

谭海青原本来看看李来才家的枸杞成活情况,一到门口,就听到他们吃酒划拳的嘈杂声。

今天岔起喝,岔起吃,李来才输哒横直是输哒,不吃白不吃。

吃哒也白吃。

老子想起就好笑,李来才下半夜在场下打瞌睡,勇娃子搞个金点,他迷迷糊糊拿出80元甩到桌上说,哈格砸又招他妈一个金点。

哈哈哈。

屋里一片乌烟障气。

谭海青推门进去,五个喝酒划拳的戛然而止。

李来才很不自在地说:我们几个商量扩大母牛的养殖,顺便喝点酒。

又打麻将了?谭海青严肃地说。

你说他们几个?李来才假装糊涂。

你们五个。

打是打了,昨晚去樟树村看他们养殖的牛,晚上没得事,就打了几圈。不大,1块的痞子杠,邻村的几个小伙子边说边朝门外溜。

你上次怎么说的?

谭海青知道不应对村民滥发脾气,但看到李来才屡教不改的样子,心里堵得厉害,对李来才这种二货,不来点硬的也不行。

谭书记,你看,我三十大几的人,光棍一个,又是贫困户,我有什么心思搞事哦。

你成天赌博打牌就能脱贫?

牛过河哒牛尾巴也要过河,脱贫我不得急。

那你急什么?

急找女人。

谭海青正与李来才说话,李明树回来,看到屋里的情景,猜到十之八九。他拿起扁担气愤愤朝李来才冲过来:你疯了。

李来才眼珠子骨碌碌直转,看到老汉儿的架式真要动武,怎样才能躲得脱这难堪的局面,不在谭书记面前丢丑呢?于是,他离奇古怪地嗷嗷大哭起来。那哭声好比夜半汽车鸣笛。

他这一哭,搞得谭海青莫名其妙,他若有所思地皱眉上前问他:

怎么突然就哭了?哭什么呢。

李来才好比生在雪云顶这个闭塞之村的一棵草,三十大几没娶上老婆,父母和奶奶都患病,家境也的确困难,真是命苦。所以谭海青既恨铁不成钢,又无限怜惜起他。

他挡住李明树,拉着李来才的手温和地说,精准扶贫的政策多好啊,努力挣钱,脱贫了,一切都会有的。

谭海青的怜惜鼓起了李来才的勇气,他站起来对谭海青说:谭书记我不要你扶别的,给我扶一个女人,种植养殖我都保证搞好,还保证不打麻将。

呜呜…………

谭海青和李明树面面相觑。

李明树扯开嗓子说,你个死砍脑壳的龟儿子,好吃懒做,你看人家金显平也是三十几的人,今年找了女朋友,八组安娃子,二娃子都成家了,你哪门这么不争气啰。你说得出口,扶个老婆。李明树又拿挖锄朝李来才打去。

无所谓,你打嘛。油盐不进的李来才跳到场坝里,跟他父亲顶嘴。

父子俩闹得不开交。谭海青把李明树拉到屋里。我们一起来给他做工作,你莫太着急

李来才想不通,打光棍也是人所不愿的事。哪个叫我生在雪云顶这么个偏远的地方呢?

李明树对谭海青说,前几年,四处托人说媒,一说起雪云顶这个穷窝窝,就没下文。这可是丢人的事,媒人来一次,李来才失败一次,失败一次,他就会变得更懒散。后来,热心的人也不给李来才说媒了。

5

那真是一个有好玩儿的事,毛毛虫变飞蛾儿……

谭海青想要让李来才这枚屌丝坐上脱贫的快车,让他从思想上自我洗刷,把他转变成象金显平一样自强自立的人。

在阳光吻着大地的午后,白云飘过蓝天,树叶发出清香,谭海青硬着头皮,专门找到李来才。

李来才发出可怜的语调说:谭书记,我真的被整秧哒,哪有心思搞哦。

你前段时间做得井井有条,怎么又旧病复发了?谭海青想吼他一顿,但努力控制住。

你首先要有志气,树立自己的目标。谭海青鼓励他。

我掉到天坑里了,耳朵挎不住,唉,搞不好哒,连女人也没得一个,穷点儿也只那么大个事。李来才越说越悲凉。

谭海青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说:这是土家族诗人写的《假如》,你多读几遍。

谭书记你这是唱的那一出哦,还要我读诗,我一个小学二年级毕业生。李来才苦笑着说,摆出一块硬骨头---不好啃的架式。

你先读几遍再说话,认不得的字我教你。谭海青弯腰看着李来才打开微信。

搞拐达,我是个大老粗,谭书记你又不是不晓得,还要我读诗,这不笑掉你的大牙?。李来才看了一哈,笑着说道。

你认不得的字问我,你读出声来呢。 谭海青说。

假如

假如生活把你整秧哒,

莫念、莫叫、莫喊、也莫懒散。

莫板起个脸,也莫造孽巴萨。

你就爬到坡上,

横直往前,

像毛毛虫那门一直往前拱。

一直往前拱。

总有一天,

你会变成美丽的

飞蛾儿……

谭书记,你是想用这个诗来鼓励我?李来才直愣愣地看着谭海青。

我今天最后问你一次,你想不想脱贫,想不想变成美丽的飞蛾?想不想讨个老婆?谭海青表示,这次你不改变,以后再也不管你了。

一阵沉默。李来才又转着调说:

哪个不想变成美丽的飞蛾?谭书记这么问,是饱汉不知饿人饥哟。

李来才虽然觉得自己有苦衷,但也不想搞得连工作队都不管他了。他进一步地想,前段时间,栽枸杞放牛羊其实也是蛮充实的,那时,爸妈对他格外温和,工作队对他也十分赞许,特别是接受了督导组的询问,谭书记一直表扬他。现在,他恨只恨打电话喊三差一的几个伙计害了他,恨只恨自己管束不了自己。他觉得很惭愧,在工作队面前需要检讨。

谭海青收起了温和与宽容,板起脸问:

你能保证?

能保证。

李来才并没有完全醒悟,他不敢相信梦想会变成现实,但为了尊重谭书记的意思,怕工作队从此真的不理他,那生活太没有意义了。

于是,他坚定地说,毛毛虫没意思,我要做美丽的飞蛾儿

李来才相信,听谭书记的话没有错。他把从前的伤心事,吃的苦,受的嘲笑,一点一滴地向谭海青诉说着。每说到伤心处,还用手揩掉泪水。谭海青认真地倾听和点头。

李来才闪过一丝念头,做一番事让谭书记看看,让看不起他的村民看看,当然落脚点是脱贫增收,找个女人好好过日子。

他心灵开始转变,并付诸行动,他要一路飞奔赶上村里那些正在脱贫的人,他要拼命努力活出自我。